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廚神贅婿

更新時間:2019-05-13 17:18:05

廚神贅婿 連載中

廚神贅婿

來源:掌讀520作者:紳士的鴨子分類:武俠主角:陳茍李明箐

有很多書友在找一本叫《廚神贅婿》的小說,這本小說是作者紳士的鴨子寫的一本武俠類型的小說,站為大家提供了這本世間有你深愛無盡小說的在線閱讀地址,感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他是君子避之則吉的廚子,他是世人鄙夷唾棄的贅婿,他是文人雅士看不起的武夫,但他有一身真本事,無論是下廚打架還是寵老婆。陳茍背著鐵鍋來到繁華薈萃的江寧城,仗劍縱橫快意恩仇,要把這浩然天下攪個天翻地覆!(架空世界觀,以宋朝為藍本的高武世界)...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釣魚的地方相對僻靜,來往的行人并不多,但始終不適合商議大事。于是夏行舟便把陳茍請到他暫居的家中,小酌幾杯慢慢談。

夏行舟住處所在園子名為荒園,起居的土磚小屋叫作陋室,這荒園陋室聽來便覺得殘破,陳茍看過后覺得,名字還真挺貼切的。

夏行舟對外宣稱,他居荒園陋室,是要為其罪過懺悔贖罪,但陳茍明白,夏行舟是要用這種自虐的方式博取皇帝的同情。

陳茍是看破而不說破。

不得不說,夏行舟陳茍這一老一少,果真是臭味相投志同道合,陳茍剛把唐牛的冤情詳細講述了一遍,后續才談了不夠一刻鐘的時間,便已經得到一致的結果。

要斗垮,先斗臭,柿子要挑軟的捏,說白點,就是先整沈清瑜,再搞魯富貴,最后才收拾府尹大人霍清風。

臨別時,老少二人皆是相逢恨晚依依不舍,夏行舟雙手緊緊握住陳茍的雙手,嘆息道:“賢弟如今已成贅婿,恐怕再難走上仕途,要是你我早一年半載相識,老夫就算被那些御史噴到滿臉唾沫,也非得把賢弟弄到朝堂上不可!”

陳茍也一臉感動地說道:“兄長不必可惜,常說伴君如伴虎,雖仁宗陛下仁慈,但朝廷權力傾軋,依然兇險萬分。人生并非只有當官一途,小弟家有嬌妻,又有享不盡的錢財,心滿意足了!”

陳茍離開之后,夏行舟笑意盈盈的臉立刻板了起來,往地上啐了一口,嗔罵道:“話總是說得不盡不實半真半假,就連安插到霍清風身邊的探子是誰都不肯交代,臭小子真是狡猾!”

陳茍剛走出沒多遠,臉上的笑容也如出一撤地立刻消失,呸了一聲,嗔罵道:“區區幾句好話吹捧,就想籠絡老子交心賣命,老匹夫真是奸詐!”

二人都提防著對方,就沒一個是省油的燈,只是這世上不省油的燈,又何止夏行舟和陳茍。

陳茍和夏行舟抱著雙手依依惜別的時候,恰好有人在暗處碰見了這一幕,而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們要對付的目標——霍清風。

霍清風原本也認為,夏行舟的官宦生涯是真的徹底結束了,故此夏行舟被發配到江寧足有半年之久,他都對這位曾經提攜過他的老上司避之則吉,以免被牽連沾了晦氣。

隨后封后之爭爆發,朝堂陷入曠日持久的政爭當中,愈發地需要一位有威望的務實之人,來結束這一場君臣之間的斗爭,霍清風憑借敏銳官場嗅覺,嗅到了仁宗皇帝即將重新起用夏行舟的味道。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亡羊補牢未為晚也,霍清風今晚親自到荒園陋室拜會夏行舟,就是要修補與夏行舟的關系。

只是霍清風無論如何也沒想到,居然有人捷足先登,還是個乳臭未干的小子。

難道此人更早看出了朝廷的風向?霍清風不禁如此想到,隨即對隨行的護衛向東強說道:“給本官查一查那個小子的底細。”

向東強當即回道:“不用查,屬下知道此人是誰!最近咱們江寧城最火的大紅人,非此人莫屬。”

“哦?有這么一回事?”霍清風回想了一下近期治下百姓的熱門話題,隨即沉吟道:“難道他便是李家招的那個贅婿?”

“大人英明!”向東強拍了一記響亮的馬屁,接著道:“此人名叫陳茍,半個月前才來到咱們江寧,三天之后便火速入贅李家,事前一點風聲都沒有,簡直快得令人咋舌!”

向東強隨即露出一臉曖昧的壞笑,繼續道:“李府的人都眾口一詞說這小子與李大小姐早有婚約。但根據屬下的經驗和推測,該是李大小姐在外胡混中了招,害怕肚子大起來紙包不住火,故此才急著找人背鍋。說起來也妙,那小子進城的時候就是背著一口鐵鍋,據說原來的本職是一名廚子。”

“說些有用的。”霍清風才沒興趣關心陳茍頭上到底綠不綠,將來的兒子便宜不便宜,他想聽的,是與陳茍面見夏行舟相關的情報。

關于陳茍的風聞,向東強倒是還知道一條,但他認為,那個傳聞霍清風應該不想聽。

可陳茍只是個贅婿,爛泥一般的人物,到底什么才算‘有用的’,向東強也是有些無所適從。

見向東強吞吞吐吐,霍清風便道:“算了算了,你知道什么就直說吧。”

向東強如實稟告:“據說陳茍包下如月姑娘足足一個月,還是李大小姐親自付的錢。”

“不可能!”霍清風脫口而出道。

“這事情傳得街知巷聞,幾乎整個江寧城都知道了,屬下不明白大人的意思。”向東強不解地問道。

當然不可能了,只不過霍清風不會把原因告訴向東強,因為如月姑娘昨晚是在他那里過夜。

“那如月姑娘此時身在何處?”霍清風又問。

“被魯爺接到了城外的莊園,屬下今日巡邏的時候,親眼看到魯家的馬車載著如月姑娘出城。”

陳茍、夏行舟、如月姑娘、魯富貴……霍清風嘴巴嘶嘶地抽著涼氣,他的直覺告訴他,事情恐怕有莫大的蹊蹺。

霍清風目露殺機,冷冷道:“去把如月那個**抓起來,給本官好好地審一審,問問她與陳茍到底是什么關系,現在就去!”

“屬下這就去辦,只是……”向東強的喉結明顯地聳動了一下。

霍清風嘴角微微一揚,意味深長地笑著說道:“審問的手段,本官不過問。”

“謝大人成全。”

陳茍回到了李家大宅,發現李明箐竟然翹著二郎腿在房間里等他,小雯也在場。

陳茍見如此大陣仗,開始也是嚇了一跳,可當他見到李明箐欲言又止的嬌憨表情,隨即便會意,笑著說道:“娘子想吃什么,為夫這就去做。”

李明箐被看破了心思,俏臉一紅,尷尬咳嗽一聲,道:“今晚因為生意上的事情耽誤了吃飯,想要吃點飽肚的東西。”

“娘子請稍等。”

陳茍讓李明箐在房間里等吃,李明箐卻非要跟到廚房不可。雖然李明箐很不想承認,但不得不說的是,看陳茍煮飯做菜,確實是一種享受。

李明箐第一次看陳茍炒飯,便已經察覺到陳茍的廚藝暗含著劍道真義,可今晚再看看,似乎又多了某種不同之處。

看著看著,李明箐突然驚呼了起來,道:“夫君,你開竅了!”

自從上次昏迷過后,陳茍便覺得自己好像變得與以往不盡相同,可是到底是哪里不同了,他又著實想不出來。

那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此時經過李明箐提點,陳茍如醍醐灌頂,立刻醒悟過來!

他的一呼一吸之間,與天地韻律遙相呼應,渾然天成!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輕松爽文小說
  3. 貴族小說
  4. 幻想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