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君臨天下

更新時間:2019-05-16 14:37:09

君臨天下 已完結

君臨天下

來源:騰文作者:寂月皎皎分類:武俠主角:邱小樹沐小腰

主角叫邱小樹沐小腰的小說叫《君臨天下》,本小說的作者是寂月皎皎最新寫的一本武俠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解決問題最好的辦法只有兩個,錢和刀。攀爬向上沒有捷徑,如果有也只屬于準備更充分的人。太平盛世中方解想做一個富家翁,可惜失敗了。亂世之中方解想做一個太平翁,可惜他又失敗了。 所以,他爭霸天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沐小腰有一丈紅綾,商國恨有一副鋼爪。一個長,一個短,一個硬來一個軟……

方解有一柄橫刀,普普通通的大隋制式橫刀。自從七歲那年沉傾扇徹底放棄了教他修煉的念頭之后,他就知道終究還是要靠自己,天下民何止億計,普通百姓氣海一百二十八處氣穴也能通三五處,通三十六處者方能修行。

方解一處不通。

這讓他深深覺著上天果然不會在同一個人頭頂掉兩塊餡餅。能重生,這塊餡餅香甜到讓方解一直到現在還倍覺幸福,所以自然倍加珍惜。如果上天再讓他成為天才中的天才,那么連方解都要說一聲老天你真偏心,偏心的讓我好歡喜。

可惜,這只不過是方解的幻想罷了。

作為或許是當世唯一一個一竅不通的人,方解其實也能吹吹牛-逼,天下第一天才這么普普通通的事沒什么吸引力,天下第一廢柴這么拉風的事……果然讓人覺著很憋屈。不知為何而逃亡的方解卻知道自己必須格外珍惜這重來一次的機會,既然不能修行,那也要練出些自保的本事來。

一個氣海不通的人,在十五歲的時候能夠一個人放翻至少六七個精悍的大隋邊軍,如果被人知道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按照常理,氣海不通,就是一個廢人。說手無縛雞之力都是贊美,確切的說應該連撒尿自己都扶不住才對,就算沒有常年臥床不起,能走路就已經是上天垂憐。

這也正是讓沐小腰和商國恨詫異不解之處,明明一個殘廢,為什么還能練就出很強健的體魄?

他們兩個都知道方解為什么會氣海不通,毒蠱將氣海所有穴位全都堵住,通的話才叫怪異。可方解體內的毒蠱不知道因何被震碎,雖然殘毒依然堵住了氣海各穴,但誰知道將來殘毒散盡之后,他是不是能一鳴驚人?

氣海不通尚且如此,若是通了,誰知道會是怎么樣一番天地。

就在方解沖向城門的那一剎那,兩道身影就好像突然撕裂了虛空一般驟然出現在他面前。而對于方解凌空躍起這凌厲的一刀,站在靠前半步的慕大滿眼都是不屑。在普通人眼里看起來這已經極快的一刀,在他眼里卻如蝸牛爬一樣的緩慢。

慕大抬起左手,看起來很慢,卻恰到好處的擋在橫刀前面,屈指一彈,叮的一聲脆響,方解手里本來握的很緊的橫刀便激蕩而飛,那橫刀打著旋飛出去六七米遠,噗的一聲釘碎了一塊堅硬的青磚,刀子卡在青磚里崩出了不小的缺口。

方解的虎口立刻就被震裂,血還沒涌出來的時候他的身子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螻蟻”

慕大冷冷的說了兩個字,隨即往前跨了一步。看似平平常常的一步,卻跨出足有三米,恍惚一瞬,他已經站在方解的身邊。

“雖然不知道你這樣一個廢物為什么身邊竟然有兩個五品高手保護,但這完全勾不起我的興趣。我對死人,從來沒有任何興趣。”

慕大抬起腳,踏住方解的胸口。

“殺人,交差……如此簡單。”

慕大笑了笑,可臉上甚至看不出什么得意之色。在他看來,殺死方解這樣一個根本不會修行的人,絕不是一件值得驕傲得意的事。就好像一個三五歲的孩童踩死螞蟻或許會覺得有成就感,一個成年人踩死一只螞蟻卻絕不會有什么**可言。

就在他腳下剛要用力的一瞬間,一條紅綾如巨蟒一般從一側迅疾如電的刺向他的后背。柔軟的紅綾在這一刻變得堅硬如鐵,如果慕大不躲閃的話,或許這紅綾就能如鋼槍一般刺穿他的身子。

可他偏偏沒有躲。

他回手,依然是恰到好處的將紅綾攥住。手腕一扭,那紅綾立刻就繃直成一條直線。沐小腰的額頭上已經都是汗水,卻依然無法將紅綾收回。就好像紅綾纏繞在一座大山一樣,根本不可能將大山拽動。

一直站在一邊沒有動手的幕二忽然笑了笑:“模樣不錯,可以留著。”

慕大點了點頭道:“我先還是你先?”

幕二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笑著說道:“你是兄長,自然你先。不過千萬不要如上次在魏郡那樣把人折磨個半死再輪到我,雖然我不介意,但你也要為老三考慮一下。從小到大咱們三個人吃飯一起吃,喝水一起喝,睡女人也是一起睡,而你完事之后人就已經半死不活,老三這么多年一直干的都是尸體,要是我早就惡心的吐了。”

“上次?”

慕大皺了皺眉頭,然后想了起來:“那個被查出貪墨的別將的女兒?模樣倒是清秀,只是她不過是個普通女子,身子自然嬌弱一些,我只干了一個時辰就昏死過去,你又干了一個時辰,老三不干尸體干什么?不過老三要怪還是怪你多些才對,**女人的時候只是順便毀了她的五官,而你卻偏偏有一邊干一邊剝皮的嗜好。等輪到老三的時候……確實很惡心。”

“這次我不剝皮,你也不要剜眼割鼻了。”

幕二道:“讓老三也看看有鼻子有眼有人皮的女人什么模樣。”

“好!”

慕大點了點頭,看向沐小腰認真的說道:“你很幸運。”

……

……

號角聲響起之后,邊軍營地中訓練有素的大隋邊軍立刻開始集結。在伍長,什長,隊正的指揮下,很快所有人就集合完畢。可是當隊正們集合好了隊伍的時候,卻沒有看到將軍李孝宗的身影。

這很不合常理,若是以往,李孝宗必然是第一個出現在校場的人。

“怎么辦?”

有人問。

“要不要等?”

被問的人也問。

“不要等了。”

軍中資格最老的隊正曲風想了想說道:“將軍說不得有重要的事情在身不能趕來,號角聲便是軍令,若是真有什么緊急軍情,咱們不及時過去怕回有什么大禍。我看這樣,留下一半人等待將軍,另一半趕去號角聲響起的地方。”

眾人覺著可行,隨即分出一半人留在校場原地等候。曲風和其他幾個隊正帶著其他士兵趕往城西方向。出了大營,順著最寬闊的那條大街一路往西跑,直直對著的就是西城門,全速前進的話最遲十分鐘就能趕到。

但,就在他們跑到半路的時候卻被人攔住。

攔在大街上的不是別人,正是邊軍牙將李孝宗。

“京城里來的人在辦案,沒咱們邊軍什么事,都回去繼續睡覺,沒有我的軍令誰也不要出來。”

李孝宗擺了擺手,語氣有些不悅的說道:“吹響號角的是那些不懂規矩的大理寺官員,我剛才已經趕過去查看過,是他們在拿人辦案,這事咱們不必插手。我已經和他們說過,邊城聽見號角聲就是戰斗的開始,不要隨意動咱們的東西。”

“拿人辦案?”

曲風忍不住問了一句:“拿誰?”

“不該你問的事,不要胡亂多嘴。”

李孝宗似乎有些不耐煩,轉身往西城門方向走了過去。曲風等人面面相覷,最終還是扭頭往回走了出去。將軍的軍令,哪怕他們不理解,也不可違背。幾百人的隊伍來的快,退回去的也快,不多時大街上又變得安靜下來。

李孝宗回身看了一眼,見士兵們都已經回去之后無奈的笑了笑說道:“都回去了,我可還聽話?”

在小巷子暗影處轉出來一個身影,走出暗影借著月色可以看清她身上那件很土氣的碎花藍色棉襖。她手里挽著一個包裹,透過包裹還有熱氣冒出來,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東西。都說月下看女子別有風味,這女子本來就頗有姿色,在雪地月下這么一站,雖然穿的很土,但竟是顯得俊俏婀娜。

“還算乖,不枉我剛才那一頓好打。”

這女子理了理額前垂下來的發絲,忽然指了指李孝宗背后說道:“我沒什么事麻煩你了,但你的麻煩來了。”

李孝宗回頭,就看到大街盡頭十幾道身影緩緩的往這邊走了過來。他微微皺了皺眉頭,苦笑著說道:“確實是個麻煩。”

“你的麻煩你自己解決。”

女子轉身就走,李孝宗揉了揉被打腫了的臉急切道:“就不能先把我這麻煩解決了再走?”

女子一邊走一邊說道:“別在我面前裝可憐,老娘打你是因為你太狂妄囂張。沒打死你是因為當家的臨走前交待過不讓我傷人性命,當家的話我不敢不聽,自家男人的面子,還得女人來維護對不對?”

李孝宗微怒道:“你還說打人不打臉的!”

女子冷哼一聲:“不打臉還叫打人?”

……

……

杜紅線動不了,一絲一毫也動不了。

她的紅綾被那個陰測測的人攥住,一開始她還能拼力爭奪,可到了后來,身體竟似被一座無形的牢籠困住了一樣。腳步挪動不了分毫,手臂就那么抬著,渾身上下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

“大犬!”

她叫了一聲,因為無法回頭,所以看不到大犬在什么地方。

“我在!”

大犬回答的聲音有些狼狽,而且離她很近。沐小腰拼盡全力也只能微微轉頭,卻發現大犬吐著血在地上緩緩的朝她爬了過來。在大犬身后,另一個穿官服的人緩步跟在大犬后面,盯著大犬的后背輕聲說道:“可惜了,臭烘烘的一具男人皮囊。大哥今日不許我剝了那女子的人皮,可我的手又偏偏癢的厲害,怎么辦?”

大犬一邊爬一邊啐了一口帶血的吐沫:“早就聽說中原是妖魔橫行之地,今天才知道這話不假。”

“這話是大雪山上一個禿驢說的,在我聽來還不如一個響屁。”

說話的不是慕大,也不是幕二,更不是沐小腰,而是一個拎著個冒熱氣包裹的女人,穿碎花藍布棉襖,下面是灰色的棉褲,腳下穿著一雙綠色繡花的棉鞋,看起來就好像早起趕集賣雞蛋的大嬸。

“老板娘?”

躺在地上的方解驟然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

“你來干什么!快走!”

方解拼盡力氣的喊了一句,卻被慕大踩的吐出一口濃稠的鮮血。

“我家那死鬼出遠門去了,趁著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我來找你私奔啊……小方解,你說好不好?你不是說非我不娶嗎,老娘可是費了好大力氣才下定決心的,你可不能反悔,不然……我就閹了你。”

老板娘嫵媚的笑了笑,今夜顯得格外迷人。

她從包裹里變戲法似的拿出一把剪刀,還煞有介事的比劃了一下。

猜你喜歡

  1. 現代小說
  2. 民國小說
  3. 異世小說
  4. 修仙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