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恭喜狐王,終于有崽了

更新時間:2019-05-25 23:14:28

恭喜狐王,終于有崽了 連載中

恭喜狐王,終于有崽了

來源:青墨云作者:公子離分類:仙俠主角:祝繁祝弧

主人公叫祝繁祝弧的書名叫《恭喜狐王,終于有崽了》,是作者公子離創作的仙俠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呵,讓我做祭品?找死!”祝繁擦干手上血跡,冷笑;一抔黃土一個深坑,前世的她便這樣被那些人給活埋了!重活一世,祝繁發誓:她要讓所有人償命!繼妹偽善?死!后娘算計?死!三八羞辱?還是死!村民:“你還是人嗎!”祝繁輕笑:“誰說我是人了?”她是鬼,只會要人命!當然,除了前世那跟她沒有血緣關系的“叔叔”。什么?說她與人茍且?不錯,大實話!祝繁:“三叔,我想…”男人嘴角一抽,將其壓下,委屈道:“繁兒,隔壁老狼都生好幾窩了…”祝繁心疼,安慰:“三叔不哭,總有一天你能行的。”男人炸毛:“誰說我不行了!”祝繁安撫:“是是,你最行了。”男人焉了,捂臉痛哭:“嗚,本來就是……”...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五年前,老太爺去世后這里就一直是周老太一個人,祝諫時不時會過來盡孝,但給的銀兩卻都被老太太給拒絕了的。

照老太太的話說就是,她還沒老到做不了事的地步,不需得女婿養。

祝繁很清楚,祖母是不想村里的人說閑話。

她爹是周家的女婿沒錯,但現在到底跟別人是一家人,總是不好讓他拿錢出來給她的,否則難免落下話柄。

對此,祝繁無話可說,她現在是恨透了村里的有些人,也恨透了他們那張八婆的嘴。

無奈地嘆了口氣,祝繁一**坐在柴堆上,從地上撿起一根樹枝一邊在地上劃一邊說:“就是覺得在家住著憋屈,想跟你住了。”

祝諫一個男人家,哪里會照看孩子,加之學堂里又走不開,所以在曹春花還未進門時和她進門后的前兩年祝芙跟祝繁一直跟著兩位老人。

祝繁是個重感情的,加之她打從見曹春花第一眼開始就不喜歡那個女人,她在那個家里怎么待怎么不自在,所以時不時就會跑到老太太這里來小住。

“又跟你爹鬧了?”老太太明白人,看這丫頭的神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祝繁癟嘴,看著老太太說:“哪里是我要跟他吵,祖母你是不知道在他眼里都怎么看我的,他眼里只有祝華祝鈺是他女兒兒子,在他看來,我根本就是個孽障。”

孽障,有沒有都是無所謂的。

“唉,”老太太一時也不知該說什么好了,放了一把柴進灶里,“你啊,脾氣就跟你爹一模一樣,不吵才怪。”

“誰要跟他一樣了,”祝繁沒好氣地往地上狠狠一戳,那根小樹枝就這樣被她給戳斷了,“他要把我嫁給祝韶風,你說我能不氣嗎?”

周老太一聽扭過頭來,蹙眉問:“他給你說親了?”

祝繁點頭,“嗯。”

周老太聞言一臉若有所以,沉默了片刻后看著祝繁,問:“這么說你不愿意嫁給韶風那孩子?”

祝繁一聽,以為這邊老太太也要誤會她對祝韶風,連忙道:“祖母,你不會也覺得我就應該嫁給他吧?”

她是真沒覺得自己就非祝韶風不可啊……

周老太笑得無奈,“你啊,我還不曉得你?若早對韶風那孩子有意,還會等到你爹開口?”

別人不曉得她這孫兒的性子就算了,她可是清楚得很,一根腸子通到底,向來就是有什么就說什么,要真喜歡一個人,根本就不用等到別人開口自己就先沒羞沒臊地說出來了。

換成前世,祝繁必定會得意一笑,因為她本就是個不喜歡把想法憋在心里的人。

可現在,祝繁卻怎么也笑不出來,或者說老太太的話讓她心里升起一股澀意。

是啊,她是個直腸子,心里想什么就說什么,可偏生到了那個男人面前到最后她都沒把他想聽的話說出口。

她該是怕的,怕自己說了后,他就該更加不顧他自己了,怕他不顧一切地帶她走,然后怕他堅持不下去,就那樣走了。

可到了最后,她還是害了他。

“繁繁?”老太太看外孫女低著頭不說話,以為是遇上什么事兒自個兒難受著不告訴她,面色不免變得擔憂。

聽到聲音,祝繁輕輕吸了吸鼻子,抬頭對上老人的眼,說:“還是祖母了解我,不像我爹,就知道讓我聽他的,一點都不明白女兒家的心思。”

便只是隨意抱怨,聽在老太太耳中卻別有一番意思,只見她臉上帶著揶揄的笑往祝繁面前湊了湊,笑著說:“這么說來,我們家繁繁是有意中人了?”

只這一句,頓時讓祝繁鬧了個大紅臉,腦子浮現出昨晚做的那個夢來,臉頰燙得突突跳,“祖母!”

“哈哈哈……”老人家被祝繁難得嬌羞的模樣逗得開懷大笑,正要說什么,卻在這時聽得外頭傳來一陣吵鬧聲。

周老太收了笑,祝繁自然也聽到了外頭的動靜,當即站起來說道:“我出去瞧瞧。”

說完,轉身走出了廚房。

天已經大亮了好一會兒了,平時這個時辰自然是各家各戶男人做活兒女人做飯的時間,祝繁掀了簾子出去就見人們紛紛一臉看稀罕玩兒似的的神情往村口的方向去。

祝繁疑惑,到了院子門口一把抓住從她面前走過的小虎子就問:“干什么呢你們,有唱戲的來啊?”

在她的記憶里,也只有從鎮上來了唱戲的才會讓村里的人這么激動興奮。

小虎子被她一拽,險些一個趔趄,但見是她,硬生生把想罵人的話給吞進了肚子里,說道:“啥唱戲的啊,是上城來人了!趕著去瞧瞧呢。”

上城,那可是皇帝在的城市,大城市!從那兒來的人,自然比鎮上那些唱戲的稀奇得多!

“你說什么?!上城來的?!”

祝繁一個激動,差點把小虎子的衣領給拽下來,但下一刻手卻松了,甚至連她自己都沒察覺到,她的手在抖。

小虎子沒瞧著異常,慶幸自己的衣領沒被她給扯壞,點了點頭說:“是啊,上城來的,我爹說……誒!繁繁姐!”

小虎子的話還沒說完,就見剛才還在他面前的人已經轉身沖進了屋子,片刻后又一陣風似的沖了出來徑直越過他沖到了前面那群人的最前面!

小虎子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撓了撓后腦勺也跟了上去,那可是上城來的人,怎么能錯過呢。

是他來了!是他來了!是他!

迎著風,祝繁恨不得腳下生風,路過的人們在說什么,又是以何種眼神看她的,這些都已經變得不重要了,她只知道,是他來了。

祝弧來了,她的三叔來了!

一路狂奔,把那些原本走在她前頭的人甩了老大一截后祝繁終于瞧見停在村口處的幾輛馬車和那一行人。

祝繁感覺自己的整顆心都快從喉嚨里跳出來了,根本不受她的控制,尤其是看到那輛存在于前世記憶中的,那個人坐的馬車時。

祝繁覺得,自己定然是要瘋的。

“三……!”

下意識的,她連腳步都沒停下便想沖著那一行人中喊,卻在一張嘴才反應過來:不能喊!現在的三叔根本就不認識她!

硬生生把那個“叔”字卡在喉嚨里,祝繁手足無措地放緩了步子,朝著那行看起來就與他們村格格不入的人走去。

統共五輛馬車,外表因長途跋涉的原因蒙上了一層灰,但卻依舊掩不住上頭精致雕刻著的精致花紋。

穿著清一色深青色衣裳的男子們走在馬車前后,兩側還有一個個打扮得整齊漂亮的小姑娘。

祝繁知道那是她三叔家的家丁和丫鬟。

不安地摳著手指,祝繁一步一步往近了走,因為她知道,那里面就坐著她的三叔……

“繁兒?”一道聲音打斷祝繁的思緒,停下來回頭一看,正是她親姐祝芙。

祝芙昨兒個去姑母祝琴琴家幫著做豆腐了,今日一早才準備回去,本也是聽別人說來看熱鬧的,卻不想在這里跟自家妹妹碰了個正著。

“姐,”祝繁喊了一聲,只看了看跟祝芙走在一起的堂妹祝小媛便又扭頭去瞧剛進村的那行人了。

祝芙也覺著稀奇,于是也就沒去在意那么多,只當自家妹子急著來看熱鬧才跑得氣喘吁吁的。

趕著來看熱鬧的人已經站滿了道路兩邊,一個個的都跟看耍猴似的伸長了脖子看著那幾輛馬車跟那些家丁肩膀挑的一挑挑小箱子。

“回來了回來了,到底還是回來了,這都走了多少年了啊?”

“是啊,怎么著也得有個三十多年了吧,祝老太爺跟老太太都走了十多年了,現在才回來,哎……”

“你說他們那箱子里裝的都是什么啊?會不會全部都是銀子啊?”

“嘖!穿得真好,瞧瞧那些姑娘們,咋都長得這么水靈啊?難道這就是他們大戶人家的‘丫鬟’?”

“我聽說啊,是銀子賺夠了才回來的,那些箱子里指不定就是銀子!”

“不得了,人家現在可就是真正的大戶人家了,你們以后見了人可得緊著點兒,當心把人給得罪了掰扯不清。”

“說得也是,聽我爹他們說商人就是黑心,跟那些個貪官沒少混,要真把人給得罪了,可就不是一句‘對不住’就能完事兒的。”

“誒!你們瞧見了嗎?那輛馬車里坐了個好漂亮的……公子哥兒!”

“誒?!哪兒哪兒,在哪兒啊?”

“……”

七嘴八舌的,祝繁幾乎把每個人的碎碎念都聽在了耳朵里,人們的反應是意料之中的。

不過她才不在乎那么多呢,她現在在乎的就只有那第三輛馬車里坐著的人。

曾無趣聊到當初回村時的事來,三叔便告訴她當時的他就坐在第三輛深藍色馬車上。

所以祝繁一聽人說有個漂亮的公子哥兒,想也沒想就直接朝那深藍色的車上望去,卻無奈那馬車內的人愣是不撩開簾子往外瞧。

這會兒的風也怪,方才明明還吹得歡,這個時候卻突然沒了。

祝繁心里急,抿嘴想了想后在別人的注意力都在那些人身上時快速退到人群后,然后走到路邊的田埂上找準那輛馬車并排而行,隨即彎腰撿起一塊濕泥土捏成團,端端朝那輛馬車的窗戶邊扔了過去。

猜你喜歡

  1. 驚悚懸疑小說
  2. 都市小說
  3. 穿越小說
  4. 古裝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