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獵道登天

更新時間:2019-05-25 23:44:27

獵道登天 已完結

獵道登天

來源:騰文作者:邪見分類:仙俠主角:牧楓胖虎

主角是牧楓胖虎的小說是《獵道登天》,本小說的作者是邪見所編寫的仙俠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萬年前的一場獵殺天道的事跡,隨歲月的塵封而逐漸不為人知。修煉世界中,人們忘了什么是道,而仙也只是在口口先傳中,記載在黯然古籍中。人生本是一場迷茫,他為了騙取銀兩,被逼無奈走上了從未知曉的修煉世界中。這一切,是不幸的遭遇,還是命運的使然?“為何萬古無仙?”牧楓喃喃低語。...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中年大漢三人又停下來商量片刻,最后對黑衣人道:“現在誰也不知道那魘到底是什么修為,你先前給我們開的條件,我想再翻一倍才覺得合適!”

“你們……”

黑衣人怫然作色,看著盯著他不語的三個同門,隨后只能怒哼一聲,沒有去反詰。

三人笑而相望,如果這次成功的話,他們可就賺大了,要知道,原本黑衣人開的條件就已經不菲。

又飛了不久,黑衣人與其他三人驟然對著一片石山攻擊,薄弱的結界很輕易便破碎,闖入眼簾的讓沈忠與牧楓微微吃驚,幻化出來的是一片山脈,山脈上竟然存在著建筑,從那些殘垣斷壁中不難看出,這建筑竟然與青云門的建筑風格幾乎一樣。

“這就是曾經的青云門,相傳青云門千年前,一夜之間眾多弟子在夜里夢中死去,即便那些僥幸活著的人,全部忘記了夜里到底發生了什么。青云門之后遷移宗門,離開這個讓險些讓宗門覆滅的地方,這不過是古籍記載,那些青云門的前輩肯定是隱藏了什么!”

魚子蒼激動地道,潛伏在青云門幾十年,對于青云門的一切他了如指掌,這個宗門原本所在的山脈,恐怕連二長老沈忠都不為所知,也就只是他與青云子知道。

一行人飛上了山脈的最高處,那兒雷鳴電閃。

將沈忠丟在一旁,魚子蒼等人靜靜地等候著,誰也沒有說話。今日的雷電相助于他們,若是過了今晚,他們便沒有機會了。

時間一點點流逝,他們要等的魘還是沒有出現,這樣的等待,傳說有先人等過千年,但還是沒能等到魘的出現。

魚子蒼與黑衣人心頭的沮喪逐漸變成了煩躁,隨著等候的時間久了,那個少年打了個盹,一月個來,他們連夜從不遠萬里的宗門趕來,已然有些倦意。

黑衣人見少年打盹,皺了皺眉,這個少年在宗門修煉天賦極佳,就是年紀輕了些。果然是年輕人,這生死攸關的時刻,竟然困了!無奈地搖搖頭,算了,先讓他休息一下,等下魘出現了再叫醒他。

隨著等待,魚子蒼等人發現了異樣,那個少年的呼吸聲怎么沒有感覺到了,即便修煉之人呼吸內斂,最少也有心跳吧?

中年大漢目光一凝,輕喚了一聲,沒有反應,他微微推了推。剛這么一推,少年直接倒地,臉上還是安逸的睡狀。

這變化讓在場的人大驚失色,少年是什么時候死的,怎么死的,他身旁的幾人竟然毫不知覺!

“來了,魘來了!”

幾人各取出了一塊布滿了雷電的小石碑,石碑上布滿了符文,雷電縈繞。拿出了石碑后,幾人散開,靜靜地等候著。

所有人臉上都爬滿了緊張之色,額頭冒出汗珠,手中的小石碑更是捏得死死。

唿!一陣黑煙突然出現,瞬間便凝聚成了一個人形,人影有兩人高,一頭長發直接披灑在地上,額頭上有著兩個彎彎的長角,看不清楚面龐,整個身體如夢似幻,宛若波浪般動蕩。

“一萬年了……這一萬年,我到底在等什么?”這聲音如同天邊傳來,又似在魚子蒼等人耳畔呢喃,透出了一股滄桑,一股深深的迷茫。

“布陣!”

黑衣人大喝一聲,魚子蒼與其他兩人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將手中的小石碑用力拍入地上,體內的靈力注入石碑中,四塊石碑被靈力激活后猛的竄出了一個雷電的陣法,雷電形成了一個半圓的結界,困住了出現的黑影。

“哼!這是我從宗門里偷來的九轉天雷陣,看你還往哪兒逃!”黑衣人笑得猙獰,萬古來誰都沒能找到的魘,終于被他找到了!

就在魘出現的時候,隱藏在遠處的牧楓一怔,這道人影怎么感覺有些眼熟,但他絞盡腦汁都記不清在哪兒見過。

這魘便是在牧楓剛進青云門當雜役時,那個月夜出現的高大人影,當時他與大牛看到了,不過第二天自己當天夜里的記憶便被抹去般,同樣遭遇的青云門還有很多人。

也就是那夜的事情,魚子蒼驚喜若狂,潛伏在青云門幾十年了,都沒有等到魘的出現,原本還以為自己老死也沒有希望了,可魘竟然真的出現了,都快絕望的計劃,因為魘的出現,讓他們又布置了起來。

而時過幾年的今天,魘又再次出現了,這萬年來難得的機會,他們是不會這么輕易放過的!

九轉天雷陣不斷吸收著天上的雷電,閃電如驟雨般不斷的落下,融入了陣法中。

“一萬年……我等待著什么……我是誰?”

魘還在低聲的呢喃,不過那話語被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魚子蒼等人更加肯定這高大的黑色人影,便是他苦等了幾十載的魘!讓他們欣喜若狂的是,魘的修為似乎只是金丹后期,單打獨斗的話,他們都不是對手,但這個陣法足以困住它!

九轉天雷陣上的雷電每轉動了一下,暴雨般的雷電落在魘身上,讓迷惘自失的魘渾身被雷擊攻擊,也從那種昏沉中醒來。

魘那怎么也看不清的面孔猝然望向控制石碑的中年人,后者心頭咯噔一聲,剛暗道不好,自己便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這里沒有山脈,沒有魘,也沒有魚子蒼等人在。

“這里是哪兒?”

僅僅發生在一瞬間,中年人停止了對地上的石碑注入靈力,他的臉上定格了一個笑容,就這般安詳而駭人的死了!

“別害怕,控制石碑,九轉天雷陣在第九轉之后,便能困住它!”

失去了中年人這個金丹期的靈力注入后,陣法變得稀薄許多,但黑衣人沒有放棄,魚子蒼更不能放棄,耗費了大輩子為的什么?見兩人沒有松手,那個老頭咬咬牙,同樣選擇堅持下來!

三轉,四轉,五轉……

陣法很快就達到九轉,陣法上的雷電每轉動一下,所吸收的雷電驚人,而轟向魘的雷電更是越來越多,可喜的是,魘好像又陷入了迷茫,并沒有攻擊他們。這讓魚子蒼三人眼前一亮,有機會!

躺在地上的沈忠終于知道魚子蒼的計劃是什么了,原來是這個人影,可這個魘在他們青云門,他怎么都沒有聽說過?

“不能讓他們成功!”一路上魚子蒼的計劃沈忠聽得一清二楚,先為黑衣人狩獵魘,成功后黑衣人便會請來金丹修為之人絆倒宗主青云子,到時候青云門真的屬于魚子蒼這個老**了!青云門的基業不能毀于一旦!

“九轉了!”

九轉天雷陣傳來的聲音越來越大,那雷電的轟鳴聲讓遠處的牧楓聽得毛骨悚然,要是讓他在陣法里挨著雷電,怕是早就化成灰了!

整個陣法里雷電閃亮了四周,地上的碎石飛濺,根本承受不了雷電的力量,魘的修為不過是金丹后期,他在里面所承受的恐怕已經不是一個金丹后期修為能承受的了。

魚子蒼三人已經停止了對石碑的靈力注入,九轉天雷陣在九轉后,便不用操控,陣法的力量也能得到了最大的釋放。

黑衣人,魚子蒼心花怒放,計劃還是按照原先的進行,兩人呼吸急促,胸膛起伏不定,原本喜逐顏開的臉龐霎時定格。

老頭那邊傳來了一聲慘叫,那叫聲聽得人心發寒,在兩人投去了驚疑的目光時,兩腿發軟得快要倒地,同樣是金丹期的老頭七孔流血而亡,他穩穩地站在那兒,鮮血淋漓地滴落,扭曲的臉頰上帶著駭然之色,像是見到了什么恐怖之事般。

魘高大的身影慢慢步出了九轉天雷陣,那陣法根本就困不住他,哪怕是已經極致的九轉,只是先前他不想移動罷了。

“它……它出來了,陣法沒能困住它!”

黑衣人與魚子蒼驚嚇得倒在地上,他們沒有絲毫能逃走的可能,魘若想要殺他們的話,可能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

魘回頭看了一眼身后的九轉天雷陣,他伸出手對著空中隨意地一捏手掌,整個陣法猝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粉碎,連同那四塊小石碑。

“吼……”

魘仰天長嘯,如龍吟九霄,響徹了整個森林,萬獸匍匐,星月顫動。一股似乎連魘自己都不能控制的力量猛然透出,帶著森森殺意。

“夢魘前輩!”

一道身影出現,單膝跪在魘面前,恭敬地道。此人發絲黑白相間,但卻沒有顯得很蒼老。

“宗主!”剛才魘的一聲咆哮,震開了那股束’縛自己的靈力,但也將沈忠震傷。

來人正是青云門宗主,青云子。而此刻他已經是金丹中期的修為,顯然閉關中成功突破了。青云子早已成功突破到金丹中期,但為了看清楚魚子蒼的計劃,他一直隱忍不發。

“青云子,金丹中期……”

魚子蒼看到了青云子后,臉色也是猛變,還沒有等魘清醒過來,青云子兩指為劍,一道長虹涌向了黑衣人,黑衣人兩眼猛縮,剛要躲閃胸口已經傳來劇痛,在空中吐出了一口鮮血,面色如土。

青云子怎么說也是金丹中期的實力,高出了他一個等級,他們沒有料想到青云子會出現!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未來小說
  3. 虐戀小說
  4. 種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