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穿越 > 盛寵悍妃:邪王,別過火

更新時間:2019-05-28 01:16:34

盛寵悍妃:邪王,別過火 已完結

盛寵悍妃:邪王,別過火

來源:袋鼠書城作者:天外飛仙分類:穿越主角:明鳳雛南云淄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盛寵悍妃:邪王,別過火》的小說,是作者天外飛仙寫的穿越架空小說,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線閱讀到這本顧淮簡安小說,一起來看下吧:她是21世紀的醫學圣手,誰料一朝穿越,成為人人可欺的尚書府嫡女。生母病逝,生父陰險,姨娘狠毒,庶妹偽善。真當她是個好欺負的主兒?明鳳雛森然一笑:跟我斗,姑奶奶一刀下去送你見閻王!怯弱千金搖身一變成為南靖國的女霸王。一能上朝堂,二能下藥房,既能陰太子,還能耍流氓。但是,總有個陰魂不散的王爺纏在身旁。某女表示有話好商量:這位爺,不就是當眾扒了你的衣裳又多親了幾口嗎?那叫人工呼吸,真沒有調戲您!...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3章落魄千金

天色微明,明鳳雛才匆匆趕回到尚書府中。

棲梧院,這處曾經無限榮寵的院子,如今已破敗不堪。先是外祖父家的靠山不復存在,后是娘親重病辭世。

如今的明鳳雛,只是一個無依無靠的落魄千金。

搖搖欲墜的房屋外,站著名神色焦急的女子,是綠珠。

她一見明鳳雛終于回來,當即猛撲上去,聲音里夾著哭腔,“小姐!你終于回來了,都怪綠珠驚動了人……都是我的錯!”

明鳳雛卻是對這一幕無動于衷,反而神情微喜,“綠珠,那個有彎月胎記的人,本小姐找到了!”

“啊?”

綠珠先是一愣,立刻反應上來,“真的?”

明鳳雛連連點頭,眼底仍是掩不住的興奮,“當然,這種事我怎么可能騙你。”

隨即,將昨晚那一幕幕盡數說給綠珠聽。

聽完后,綠珠也樂了,“那人是誰?您知道他的名字嗎?”

“不知道。”明鳳雛一邊回味昨晚看見的胎記,一邊搖頭道,“他昏迷過去了,我沒法問。”

綠珠皺了皺眉,不禁有些擔憂。

“我的好小姐,您一不知對方姓名,二不知對方相貌,就算在京城內與他重逢,怕也不見得能認出對方啊!”

明鳳雛一挑眉,“你個傻綠珠,他房子就蓋在城北,還能不見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可逃了整整一晚,累死了,快扶本小姐進屋歇息。”

“是,小姐。”綠珠抿著唇,將明鳳雛扶回屋內。

她心里隱隱有種預感,小姐找到的那位公子……或許碰不到面了。

傍晚。

昏暗狹小的里屋,老舊的桌子勉強能站得平穩,其中一條桌腿殘缺不堪,墊了好幾塊磚。

方桌旁,還擺著兩張椅子。

明鳳雛坐在有三條腿的椅子上,綠珠坐在有兩條腿的椅子上,以此彰顯主仆之別。

但這些都不算事兒。

她們二人內力深厚,哪怕**下的椅子只有一條腿,也能坐得穩穩當當。

與寒酸的桌椅相反,桌上有個精致的食盒,烏檀木面,里面放著噴香的烤鴨。

明鳳雛正叼著鴨腿,綠珠則隨便夾了塊鴨肉吃。

將鴨腿啃干凈后,明鳳雛拈起帕子,動作優雅地擦了擦唇角,方才開口,“今兒早點睡吧,明天起來還得先應付明無憂個小**。”

綠珠咽下了肉,不解地詢問,“小姐,您的病早就好了,為何還整天裝瘋賣傻,讓二夫人她們欺負、看笑話?憑您的本事,想解決那對**母女豈不是易如反掌。”

這件事,說來話長。

明鳳雛本是明尚書——明澤之的嫡女。

可惜,她那位權勢熏天的外祖父被人揭發,以貪污軍餉、通敵賣國等重罪打入天牢,后又慘遭抄家。

明鳳雛母女頓時失了靠山。

而十年前,尚書夫人,也就是明鳳雛的親娘,則因抑郁成疾一病不起,沒多久也撒手西去。

接著,尚書府二夫人,身為皇后親侄女的金玉如,便開始了對本尊的迫害。

在她堅持不懈的折騰下,本尊終于被逼瘋了,成了一個癡傻兒。

至于綠珠,從小被大夫人收養,為了報答這份養育之恩,便忠心耿耿地服侍在明鳳雛身側,這些年來不離不棄。

兩年前,本尊掉進水池里發了一場高燒,就是那場病奪去了她的性命,這具身體才被現代女醫生明鳳雛占據。

為了躲避二夫人的迫害,明鳳雛選擇裝瘋,同時暗地尋找回去的辦法。

她們主仆兩人的武功,是從大夫人留下的古書中習得。

那本書記載著絕世武功,而本尊的身體,竟然格外適合修煉上面的功法,進步豈止是一個神速可言吶!

短短兩年,她們就修成了深厚的內力。

明鳳雛斜斜的看了一眼綠珠,“被欺負怎么了?好歹咱倆無拘無束,府上根本沒人盯著棲梧院,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比如,趁夜去脫衣服。

綠珠啞口無言。

明鳳雛倒是告訴過綠珠,她那場奇怪的夢,但沒有告訴她自己的真實身份。

倘若綠珠得知她辛苦服侍多年的小姐,早已駕鶴西去,非當場瘋了不可。

倘若綠珠再知道,現在的小姐用盡手段想離開,非得再瘋一次。

夜深。

明鳳雛洗漱過后,便上床舒坦的睡了。

……

翌日。

晨光微熹,主仆二人圍坐在老舊的桌前,吃起了豐盛的早膳。

明鳳雛剛吃完一抹嘴,綠珠正收拾食盒把它藏起來,院外就傳來了響動。

只見明無憂——本尊的庶妹,正領著一群丫鬟,氣勢浩蕩地踏進院內。

綠珠遠遠瞧見明無憂,便氣得收緊五指,攥住了拳頭。

反觀明鳳雛,則顯得輕松愜意許多,臉上那層薄薄的易容面具,將驚人的美貌掩蓋起來,只留一副呆滯的傻笑。

明無憂今年芳齡十三,比明鳳雛小上那么一歲。

因為遺傳了明尚書的好基因,那張臉生得也是明艷動人,可惜與明鳳雛比較起來,還是遜色了幾分。

“我聽說傻子向來瞌睡多,怎么咱的大小姐,今兒這么早就醒了,莫非她尿濕了床褥?”

率先開口的人,名叫煙兒,是明無憂的心腹大丫鬟。

她這番話頓時惹得其他丫鬟們哄笑起來。

“你別說,我還真聞到了一股騷臭味!想當初這棲梧院,可是尚書府最好的地兒呢,可惜住進來一個掃把星,把好好的院子糟蹋成了這樣!”

接話的是個婆子,神情就如她的話一般刻薄又尖酸。

“呦,我如果是那個掃把星,就去撒泡尿淹死自己。”

“哈哈哈,人傻尿也多嗎?”煙兒撫掌笑了起來,譏諷的眼光落在明鳳雛身上。

明無憂臉蛋長得是好看,但是內心卻陰暗又狹隘,幸而其母是個有心計能端住的主兒,把她教得也像模像樣。

只見,明無憂唇邊扯起一抹淡笑,掩飾住眼底的不屑,“煙兒,好歹她也是我長姐,不得如此無禮。”

煙兒沖明鳳雛擠了擠眼,方才道,“小姐溫婉大方,是煙兒冒失了,煙兒知錯。”

說完,又刻意壓低了聲音,卻偏偏讓院子里每個人都聽得清楚。

“兩位都是小姐,怎么就這么天差地別呢?”

猜你喜歡

  1. 青春小說
  2. 腹黑小說
  3. 都市小說
  4. 異世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