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職場 > 一胎雙寶慕少凌阮白

更新時間:2019-05-28 19:43:35

一胎雙寶慕少凌阮白 連載中

一胎雙寶慕少凌阮白

作者:堆堆分類:職場主角:慕少凌阮白

主角是慕少凌阮白的小說是《一胎雙寶慕少凌阮白》,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堆堆創作的總裁豪門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定好的試管嬰兒,突然變成了要跟那個男人同床懷孕,一夜纏綿,她被折磨的渾身癱軟!慕少凌,慕家高高在上的繼承人,沉穩矜貴,冷厲霸道,這世上的事,只有他不想辦的,沒有他辦不到的!本以為生下孩子后跟他再無關系,豈料五年后,男人拖著兩個萌寶強硬的把她壁咚在員工宿舍樓下,眾目睽睽!慕先生在所有人面前高冷禁欲,卻只她一人面前色胚流氓:“寶貝,你勾起了我的饞蟲,讓我吃上了癮”“……”...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們是來……”小家伙后面幾個字還沒說出口,就看到一個奶奶走了過來。

這個奶奶不會就是小白阿姨的媽媽吧?

“奶奶!”湛湛禮貌的叫道。

奶奶……

阮白順著湛湛的視線看向自己身后。

年過半百的大媽穿了一套白粉相間的阿迪達斯運動衣,只是路過,但卻突然停在了三人跟前。

慕少凌知道,這不是阮白的媽媽,所以并沒有打招呼。

“阿姨,你有什么事嗎?”阮白被這個大媽盯著看到不明所以。

大媽“唉”了一聲,邊抻胳膊抻腿兒的鍛煉身體,邊看著阮白這副才回家的樣子。

然后就苦口婆心的皺起眉,說:“女人既然嫁人了,就得學會顧家,不能餓著你家老公和孩子,你看你,這么晚才回來?”

這個“你家老公”,說的顯然是那個板著一張撲克臉的男人。

阮白一陣尷尬。

她正要解釋,卻見大媽又看向慕少凌,不客氣的指責道:“你這個當老公的,也有錯,一不高興就跟媳婦兒冷著一張臉,你讓你兒子怎么看你?這年頭,男人也得學會做飯,家務不能都指望你媳婦一個人包攬,你娶的是媳婦,又不是保姆!”

阮白覺得這個大媽越說越過分了。

這種誤會,怎么能有?!

分明一眼就能看得出來他們是兩個世界的人。

“阿姨,你誤會了,我們只是上司和下屬的關系。”阮白急迫的解釋道。

大媽還要說話的嘴突然停住,更加死死的盯著阮白。

過了會兒,大媽張了張口,最終是什么也沒說出來,只是上下重新打量了男人和女人,還有小孩……

還狡辯沒關系,騙誰啊。

一看你跟那俊朗的男人就有特殊關系!

真是世風日下,道德淪喪,沒想到這小區里住了一個被有錢男人包/養的情/婦……

無故被盯上了“情/婦”標簽的阮白目送大媽離開,抿了下唇,卻不知道回頭能跟那對父子說什么。

不論是那個大的還是小的,她都談不上熟。

一個未婚女人該有的本分阮白還是知道的,工作原因接觸男性倒無所謂,但私下里,跟陌生男人夜晚見面,這并不合適。

慕少凌突然低頭看著身旁的兒子,沉聲說:“有什么事,你快點!”

阮白回頭。

慕湛白朝兩個大人分別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自己來這里有什么事……可是,爸爸說他來這里有事……還讓他快點!

哦,他想起來了!

但他分明是被爸爸叫來打醬油的。

小家伙小胳膊小腿的,很吃力的從后面黑暗之處搬出兩個巨大盒子。

盒子一個淺藍色,一個白色,上面還綁著綢緞帶子。

“小白阿姨,這是給你的禮物。”湛湛說完,還害怕說錯話的回頭看自己的爸爸。

慕湛白個子還小,畢竟是小孩子,阮白只聽到了他說話,都沒看到他的臉。

雖然不會要慕少凌送的東西,但看小家伙舉的這么累,阮白還是暫時接住了,讓小家伙得以露出臉來……

阮白對視仰頭看她的小家伙,友好的相視一笑。

“為什么給我這個?”阮白問的是腳邊的小家伙,但卻是在等他爸爸的答案。

阮白不知道,那個冷冰冰的男人,此時正好看到她戴在左手中指上的鉆戒……

寓意著,已經訂婚。

“唔……我也不知道……”慕湛白不再防范阮白,露出小孩子應有的純真表情,撓撓頭,費解的看向爸爸。

“做完了你該做的事,我們就回家!”慕少凌對兒子說了一句,幽深濃黑的眉目又瞥向抱著禮物盒子的阮白,轉身離開。

阮白和湛湛一起都看向驀地離開的男人。

“我爸爸他……”湛湛想說什么,說了一半,又面帶失望的閉上了嘴。

阮白無奈,對他說:“這個禮物,阿姨真的不能收。”

“為什么?”

究竟為什么,她無法解釋給一個五歲的小男孩聽,小孩子也聽不懂。

她只能找一個小孩好理解的理由說道:“無功不受祿。”

說完,阮白微笑著把大盒子放在湛湛手上。

“等下你爸爸走遠了,快去追,幫我把禮物帶回去還給他。”

……

小區門口,街道邊上停靠著一輛白色保時捷跑車。

男人一臉陰郁的坐在駕駛座位上,一只手握著方向盤,另一只手抬起,把手指間夾著的香煙遞到嘴邊,狠狠地吸了一口。

“看到身后的垃圾桶了?扔進去!”慕少凌目光盯著兒子抱回的東西,冷冷說道。

……

回到慕宅。

慕少凌才停下車,就見沉默了一路的兒子解開安全帶跳下車。

老爺子在院子外喝茶,看到小曾孫一股腦的下車又一股腦的跑進屋子跑到樓上,嚇了一跳。

“我小曾孫這是怎么了?誰給惹的?”

這父子倆,五年來可從來沒有過矛盾。

慕少凌稍微松解開領帶,邁開長腿,進了別墅。

“又有女人糾纏你,被我們湛湛看見了?”慕少凌的母親名叫張婭莉,迎出來接過兒子的西裝外套,試著問道。

慕少凌搖頭。

張婭莉這就猜不到還能發生什么其他事了。

平時也就這件事能讓湛湛不開心。

湛湛和軟軟被保護著長大,接觸外人極少,小一點的時候還不知道媽媽的概念。

直到認識了其他的小朋友,兄妹兩個才知道,其他小朋友不光有爸爸,還有媽媽。

湛湛回家就問:“我們的媽媽在哪里。”

老爺子繼續欺騙孩子,說他們沒有媽媽。

但是五歲的湛湛,懂事很多,太爺爺的謊話顯然已經騙不住孩子。

磨不過孩子純真渴望的雙眼,老爺子就嘆氣說,“你們的媽媽去了很遠的地方,如果她回來了,太爺爺讓你們的爸爸帶你們去見。”

這些話,只有湛湛聽到了,并且銘記。

張婭莉把兒子的西裝外套遞給保姆,保姆拿走。

站在窗邊,張婭莉往別墅的樓下看去,身為慕少凌的母親,兩個孩子的奶奶,她很難不好奇孩子的媽媽究竟是誰。

只是事情已經過去了五年,恐怕沒人能查得到當年交易的細情。

做母親的也不是沒問過兒子,奈何,他只字不提。

而曾經跟在兒子身邊的鄧芳和馮昌夫婦,也已經因病退休,張婭莉想,若是哪天順路,自己應該過去一趟,萬一能打聽出點什么……

猜你喜歡

  1. 搞笑小說
  2. 仙俠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寵婚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