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斷蓮書

更新時間:2019-05-30 11:16:34

斷蓮書 已完結

斷蓮書

來源:有書閣作者:云姣分類:仙俠主角:楚瓔溪音

主人公叫楚瓔溪音的小說叫《斷蓮書》,本小說的作者是云姣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楚瓔身為長明神女,曾經所求所念,不過只是一寸安寧。然而一夕之間,風云驟變。六千年前,她與一同長大的攸寧雙雙捏碎姻緣玉,毀去婚約。六千年后,她悄然歸來,面對的,卻是帝妃的步步算計。后來,于蓬萊仙島之上,寒涼瀛水之中,她化身一條小灰蛇,前塵盡忘。而他一身白衣如雪,踏月而來,眼角一滴淚痣,殷紅灼眼。他口口聲聲說恨了她三萬年,卻又數次救她于水深火熱之中。神神鬼鬼,真人假面,這浮華三千,誰又曾真的超脫于塵世之外?煙云撥散,滄海桑田,她欠了他的舊債,終究需還。...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待至月明池前,我便于那朦朧水霧之中,望見了那水中由金色光芒籠罩著的另一個自己。

只是如今的我,以人首蛇身之態,只能待在溪音手中,身形不足一寸。

可那于月明池中被金光完好包裹著的另一個我,卻是正常人的身量。

“那便是我的金身么?”我仰頭望向溪音,迫不及待的問道。

溪音垂眸看向我,纖長的睫羽被輕風吹得弧度更彎,宛如蝶翼一般。

只聽他淡淡的應了一聲:“嗯。”

隨后,我便見他輕抬起右手,白皙修長的手指微動,一道金色光芒沖向那月明池水,水光乍現,破開層層波,那金色的屏障就這么被他一擊即碎。

隨后,他便帶著我,緩緩走到那池水岸邊。

云飛霧散,周遭一切忽而變得無比清晰,而溪音在我眼中,也變得更加明凈通透。

玉冠墨發,白衣如雪,眉眼清雋,似自畫中緩步而來,清風霽月,皎皎含光。

也不知是怎的,我心頭微微一動,連呼吸都不禁更為小心翼翼了些。

恍惚間,我聽見他清冽的嗓音傳來:“閉上眼。”

我下意識的閉上眼,再看不見他的側臉,以及他那雪白的衣袖。

偶爾有風拂過我的面頰,輕輕地,吹著我耳側的發絲,一時有些微癢。

可我卻仍是不敢動,就那么僵直的待在他的手掌里,雙眼仍舊緊緊閉著。

漸漸地,我覺得自己的身子似乎輕飄飄的,我亦感覺不到半分輕風拂面的觸感,最后,我竟再也感受不到溪音手掌中的溫度。

于混混沌沌中,我忽然覺得自己仿佛正被冰冷的水的包裹,寸寸寒氣入骨。

我被這寒涼的感覺刺得猛然驚醒過來,卻正好望見這一池散著縷縷寒氣的清澈池水。

我有些發怔的望著自己這一雙手,在這冰涼的池水中浸泡過,肌膚上似乎都在散著寒氣。

這一刻,我才忽然發覺,我似乎真的已經回到了自己的身體里。

我低首,透過清澈明凈的池水,正好看見自己那完好的雙腿,我不禁伸手去觸碰,動作也不自禁的透著些小心翼翼,我生怕,這到底只是一場鏡花水月。

真實的觸感,帶著冰冷刺骨的寒氣,讓我終于放下心來。

我喜不自勝,下意識的抬首往岸邊望去,便見溪音正立在岸邊上,雪白的衣袂飄飛,一雙墨瞳深沉幽暗。

我心頭又是一陣莫名的疾跳,也不知自己這突來的情緒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只是那么呆呆的望著他,也不知該說些什么才好。

也不只是過了多久,我方才見他手指一曲,掐了訣,金色光芒自他指間飛出,直直的向我而來。

我被這金光挽住腰身,騰空而起,下一刻,我便已立在他身前。

或許是這身體在那月明池中浸泡太久,此時我仍覺得自己渾身僵硬,故而當下便有些站立不穩,就要摔倒在地。

也是這一瞬,溪音伸手環住我的腰,方才讓我不至于真的摔倒地上。

虛驚一場,我不禁松了一口氣,抬眼卻正哈撞進他幽深的雙瞳之中。

那一刻,我只覺得心仿佛被什么緊緊揪住,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氣,頗為尷尬的笑了笑:“多謝神君……”

明明此刻我已不不再是那不足一寸的小灰蛇了,也自然不可能再入曾經那般被他捏著尾巴尖兒來回晃蕩。

但我大抵是拍馬屁拍得久了,如今竟有些轉換不過來。

我在心中暗罵自己不爭氣,面上卻仍是掛著討好的笑,可不敢露出半點不敬的神色。

彼時,他忽的抬手,白皙如玉的指尖一點點,一寸寸,摩挲過我的眉眼,那雙墨色的眼眸之中暗色翻涌,面上卻并無波瀾。

而我渾身僵硬,不敢動彈半分,那一刻只覺得,他指尖所到之處,都會生出一些**之感。

世間仿佛便在此刻靜止,周遭靜謐無聲,云霧忽濃忽淡。

良久,我方才聽見他道:“到底……是與之前不大一樣了。”

他這句話,輕輕淺淺,似若低喃。

而我聽罷,卻是不懂他話中究竟何意。

我抬眼望著他,卻見他驀地勾唇笑了笑,眼尾一滴朱淚痣殷紅灼眼。

“楚瓔,今后作何打算?”

他問我,我卻有些發懵,不知該如何說。

也是此時,我方才意識到,我雖已拿回了金身,可從前的一切,卻仍是沒能想起半分來。

于是我問他:“神君,為何過往的一切,我仍是想不起來?”

誰知他卻忽的沉下臉來,一張如玉的面龐陰云密布,我忽的聽見他冷笑道:“過去的一切,對你就那么重要?”

他的雙手忽的扣住我的肩,低xiashen來,一雙眼瞳緊盯著我,又道:“還是說,有什么人,是你一定要記起來的?”

他的聲音陡然陰沉:“那么我呢?三萬年前的那一切,你都舍得忘記,如今,卻要揪著那些無足輕重的東西不放……楚瓔,你究竟……是有多狠心?”

話到最后,他的嗓音竟已微微有些顫抖。

他的眼神深邃冰涼,就那么狠狠地怒視著我,那一刻,我于恍惚間,仿佛真的感受到了他對我刻骨的怨恨,而更多的,卻是更深的哀愁。

他一聲聲的問我,胸膛也因為這克制不住的情緒而不停起伏著,他眼眶微微泛紅,那一瞬我以為,他又是初見時,說恨了我三萬年的他。

于蓬萊仙島的瀛水河畔,他早已說得清楚,我欠了他一筆三萬年的舊債。

而我此刻,張張嘴,卻又實在不知究竟該說些什么才好。

但我見他這般模樣,心頭也有細微的顫動。

于是我迎上他注視著我的目光,認真的對他說道:“我的確忘記了我曾欠了你些什么,但是溪音,我楚瓔雖如今雖前塵盡忘,但我發誓,欠你的,我定會還你!”

這大抵,是我在他面前,最認真鄭重的時候。

我實在不清楚,我與他之前究竟有過什么糾葛,要他恨我三萬年都不得解脫。

但我,絕不是那種憑著忘記,便將一切都揭過不提的人。

既是我欠下的債,我定然會還他。

猜你喜歡

  1. 修仙小說
  2. 神仙妖精小說
  3. 異世小說
  4. 貴族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