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特種搶劫:妖孽狐王抱回家

更新時間:2019-05-31 11:21:54

特種搶劫:妖孽狐王抱回家 已完結

特種搶劫:妖孽狐王抱回家

來源:青墨云作者:凌霄花分類:仙俠主角:顧晨惜君陌

顧晨惜君陌是《特種搶劫:妖孽狐王抱回家》這本小說的主角,作者是凌霄花,這本小說的主要內容是:一顆七彩琉璃心竅引得六界仙魔出動……他是仙妖兩界炙手可熱的妖媚狐王,她是穿越而來神經大條的特種女匪,兩人究竟誰道高一尺,又是誰魔高一丈?“丫的,打劫呢,笑毛線笑,全都給我站一排,手抱頭,蹲下!快,快,快快!”某女暴走。“照做!”豪華馬車內一個慵懶聲音傳來。某女掀開車簾,某男半靠美人枕,慵懶魅惑,眨巴著招蜂引蝶的桃花眼,“大王饒命,要錢給錢,要人給人!”某女大...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哦,原來是這樣!那我們就等等看!”白朗笑著,背著手打出了一道白光,然后也慢悠悠的坐了下來。

等待的時間是最難熬的。趙英龍醒了過來,見白朗毫發無損的坐在對面,嚇得大喊道:“你不要吃我啊,我渾身都是肥肉,不好吃的!”

“肥龍,你小聲一點,再把幽冥宮的人招來?”顧晨惜不耐煩的低吼道,然后起身團團轉,又拿起小玉笛盯著看,“不可能吧,難道沒信號?”她舉著小玉笛轉了一圈,再次放在嘴邊吹了吹,依然半點動靜也沒有。

她終于氣餒了!扯下小玉笛一砸,“什么破玩意兒,一點兒也不中用,真是靠山山會倒,靠豬豬會跑,看來只能靠自己了!”

白朗聽她說又是靠山,又是靠豬的,不由撲哧一笑,“山和豬都靠不住了,你可以考慮考慮靠龍啊,你怎么不問問我呢?”

“問你?”她冷笑了一聲,“你自己都已經是你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哪里還顧得上管我們?”

“不,不是啊,他不是,不是……”趙英龍用眼睛偷偷的瞟白朗,終是沒有說出那個龍字。

顧晨惜看了白朗一眼,“你真的可以?”她心里十分懊惱,這個臭君陌給的什么破玩意兒,真是讓她丟盡了面子!

“最起碼會比那個什么君陌有用!”他斜著眼睛笑,他能感覺到她深深的失落是因為那個叫君陌的人沒有出現,這種不被重視和不被需要的感覺讓他心里極度的不舒服。

他神力恢復的一剎那,恨不能將整個幽冥宮夷為平地,竟然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想要獲得自己護命龍鱗!但他改變了主意,他要查出究竟是誰在背后操縱這一切,除了龍族的幾位長老,竟然在凡間出現了捆龍繩?這到底是誰在背后對自己下黑手?如果不是捆龍繩,幾個修為粗淺的凡人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他不想動手還有一個主要原因,那就是顧晨惜。他的身體里流著她的血,他自然而然的認為她應該也必須是自己的另一半,可是她的心里似乎還另有其人,他的心里不痛快,不舒服。

“臭狐貍,看我下次見你不扒了你的皮!”顧晨惜跺腳道。

抬頭看見顧晨惜臉上的手印,白朗皺眉道:“誰打的?”

“紫玉!”想想似乎還不夠熟悉,趙英龍再解釋,“就是那個于文的女兒!”

“需要我給你出氣嗎?”白朗問。

“這個氣我自己會出的!還是先想辦法出去吧!”顧晨惜沿著墻根走了一圈,果然發現連個縫隙都找不到,她趴在墻上敲了一圈,沒什么特別的發現,“你說他們設了結界?”她回頭看白朗。

白朗笑著點頭,抱著胳膊煞有介事道:“你這個模樣,有幾分像查案的,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查戶口呢,你到底能不能解開這個結界?”

“當然!”他得意一笑,瀟灑的打了一個響指,只聽的一陣細微的聲響,剛才還密不透風的墻完全變了模樣。一座簡陋用木頭搭建的簡易牢籠,孤零零的立在一片荒蕪的空地上。

“這,這就是剛才關押我們的地方?”顧晨惜驚得半天才蹦出一句話來。

趙英龍使勁的掰著木樁,“媽的,木樁還這么結實!”

“你白吃了一身的肉,不是強壯是虛胖!”顧晨惜將他撥到一邊,“看我的!”她盯著其中一根較細的木樁,雙眼一瞇,大喝一聲,狠狠踹了下去。

咔嚓——

木樁應聲而斷。

“厲害啊!”趙英龍拍手叫好。顧晨惜拍著他的肩膀,語重心長道:“回去記著減肥!”

話音剛落,只聽的一陣鈴鐺聲,突然憑空出現了一大批長相十分對不起觀眾的東西來,慢慢朝著幾人涌了過來。

哇——

顧晨惜和趙英龍忍受不住,彎腰吐了,“什么東西?”

嗡嗡嗡,刺溜,刺溜……

“小心,這些是蠱蟲!”白朗劈斷了木樁,木樁倒地變成了熊熊烈火,那些東西一見火光就蹭的縮了回去,來不及的就被火苗吞噬了,發出尖銳的叫聲,還有一陣陣的惡臭。

顧晨惜被熏得頭昏腦脹,“我靠,這比茅坑的臭蛆還要惡心!”

“晨惜啊,我受不了,咳咳咳……再不走,我就要被烤熟了!”趙英龍一個勁的干咳,抓著下擺不住的忽閃著。

“想逃走,沒那么容易!”于文雙手揮舞著,更多的蠱蟲爬了過來,“真是沒想到啊,打斷了你全身的筋脈,居然還能逃得出來,早知道就應該把你丟到煉丹爐去一了百了!”

“爹,不用跟他廢話,殺了他,他不死,教主不會放過我們的!”于紫玉大聲喊道。

“殺了他,殺了他……”空地上站在的幽冥教徒都舉著明晃晃的勾刀嘶吼著。

一聲嘶吼震得所有人耳膜生疼,顧晨惜抬頭,只見一條銀白色的巨龍騰空而起,盤旋在那些人的頭上。

“天哪,我還是頭一次見到傳說中的龍哎!”顧晨惜感慨道,同時有些可惜沒有帶相機,如果拍了拿到攝影展,估計自己就名揚海外了!

她還在自我幻想,那邊已經開始慘叫連連了!只見巨龍噴出一道道火龍,纏上了那些人的身體,頓時空地上變成了一片火海。

顧晨惜眼睛一花,白朗已經拎著于紫玉來到自己的面前,“送給你出氣!”

于紫玉雙眼通紅的瞪著顧晨惜,“呵,原來是個女的,該死!早知道就該把你千刀萬剮,五馬分尸!”

“這么恨我?”顧晨惜十分驚訝,自己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她竟然恨自己到如此地步。“可惜啊,我這個人一向好命,讓你失望了!”

“好惡毒的婦人!“白朗見她詛咒顧晨惜,一手將她高舉朝著一根高高豎起的木樁丟去,木樁削尖的一頭活生生的刺穿了她的身體。

“紫玉——”于文扭頭就看見女兒被釘在了木樁之上,大吼一聲,一躍而起,也穿在了那木樁之上,父女倆的眼睛都死死的盯著顧晨惜,眼珠子外凸著,帶著深深的怨恨,詛咒。

看著空地上許多人還在痛苦的掙扎,顧晨惜急忙抓住白朗的手,“白朗,快些收手吧,這樣太殘忍了!”

“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他們想殺死我們的時候可沒有這么好心!”白朗沉聲道,扭頭見她眼中似有淚痕,沒有說話,伸手一揮,天上頓時下起了小雨。

“走吧!“一道白光閃過,三人消失在了原地。

顧晨惜和趙英龍一身狼狽的回到了玄武山。天機道人手里拿著厚厚的戒尺,盯著兩人看了許久,又去看白朗,“他是誰?”

“哦,他是……”

“我是她的仆人!”白朗打斷顧晨惜的話,急聲道。

“仆人?哼,顧晨惜,你倒是會收買人心,下了一趟山,闖了天大的禍,還帶回來一個仆人!你的本事漸長啊……”天機道人高高的舉起戒尺,顧晨惜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討好道:“師尊過獎了,帶回來給大家做飯,減少開支,減少開支……”

白朗本以為顧晨惜會辯駁兩句,誰知竟然順坡下毛驢了!

“你還敢嘴硬!”天機道人拿著戒尺重重的敲在桌子上,咚咚作響,顧晨惜不住的縮著脖子,這要是砸在腦袋上估計就得傻了。

“趙英龍!”天機道人吼道,“讓你去喂豬,怎么跑到山下去了?”

趙英龍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盛怒的天機道人,又去看顧晨惜,吞吞吐吐道:“我,我是喂豬來的,后來,后來怎么去的山下……”他哼哼唧唧的說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算了,算了,你別說了!我看你這腦子和豬腦子也差不多了!你不是去喂豬嗎,那以后你就住豬圈得了!”天機道人氣的胡子都飛了起來。

“不要啊,師尊!”趙英龍喊道,“是小師妹非要下山,我沒辦法才……”

天機道人又去瞪顧晨惜,“是你唆使的?”

顧晨惜一咬牙,挺直腰板,中氣十足道:“是我唆使的!你就不要怪師兄了!”

“你承認了?”天機道人問。

顧晨惜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點頭,“嗯,你想怎么樣吧?”

“呵呵,還我想怎么樣,我想哭啊我想!”天機道人啪啪的拍著桌子,指著顧晨惜,渾身發抖,“你說你闖了禍也就算了,怎么還在外面造謠,說進玄武山做徒弟還能賺銀子?現在山下的人都要把山門給踩爛了,顧晨惜啊顧晨惜,這些銀子是你給還是我給?我一個糟老頭子哪里來的銀子?”

“啊?這樣……”顧晨惜原以為天機道人怪自己去幽冥教惹事,原來是為了這件事。她趕忙起身,湊到天機道人跟前,“師尊,這件事好辦,只要你不怪我去幽冥教惹事,這件事就包在了我身上!”

天機道人的面色變得凝重,掐指一算,嘆道:“劫數啊!禍福自由天注定不是人所能改變的,我不怪你!”

顧晨惜激動的抓起他的衣袖,“師尊哇,您真是深明大義,明察秋毫,有勇有謀,機智過人……”

“停停停!”天機道人攔著不讓她說,“你不用給我拍馬屁,說說下山都學到了什么?”

“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唄!這個道理我早懂,就是拖著二師兄這個肥油瓶,想跑也跑不動,所以這次最大的收獲就是,肥龍的減肥計劃必須馬上實施!”一邊說她一邊指著趙英龍,“這下知道減肥的重要性了吧!肥了就得落后,落后就得挨打!”

挨打兩字剛落,天機道人的戒尺也落了下來。

“啊——好疼!”顧晨惜跳腳,“師尊,你干嘛打我,你不是說你不怪我的嗎?”

“你們給我去大殿前跪著好好反省,沒有我的話不準起來!”說著他顫巍巍的走了,走了一半扭頭見白朗站在一邊,道:“白公子進來,老夫有事請教!”

今天的太陽十分給力,**辣的照著。趙英龍面前濕了一片,一張胖臉上全是汗漬,叫苦連天道:“太熱了,師尊怎么還不叫我們起來啊!”

顧晨惜四下一看,沒人,小聲道:“這么熱的天,都在房里午睡呢,誰會來?咱們去那邊陰涼處歇一會,有人來了再跪也不遲啊!”

“要是被師尊抓住就慘了!”趙英龍膽子小,人又老實,雖然熱得難受,還是不敢挪動一步。

“真是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你想在這里當烤乳豬就自己當吧,我可去歇著了!”說完就自己起身坐到了陰涼的地方。“啊,舒坦呀……”

趙英龍又跪了一會,見果然沒有人來,也跑到陰涼處坐下歇息。

“你說師尊叫白朗過去問什么?”趙英龍問,想了想又笑道:“他居然說是你的仆人,一條龍,真不敢想!”

“是啊,一條龍,好威風啊!”顧晨惜腦海里立馬浮現出一幕,自己騎在白龍的背上遨游世界,既環保又省錢,最最重要的是那是相當的絕對的拉風啊!

猜你喜歡

  1. 歷史小說
  2. 仙俠小說
  3. 古裝小說
  4. 耽美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