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邪王專寵小蠻妃

更新時間:2019-05-31 11:58:57

邪王專寵小蠻妃 已完結

邪王專寵小蠻妃

來源:青墨云作者:辣么紅分類:言情主角:慕云黛歐陽軒

主角是慕云黛歐陽軒的小說叫《邪王專寵小蠻妃》,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辣么紅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重生之前慕云黛為嫡姐手中利劍,為她斬盡一切阻礙,最后餓死冷宮。重生之后她絕不會重蹈覆轍,前世害她辱她的人,她一個也不會放過。擁有一個種田空間,能聽懂植物動物說話是她最大的復仇武器。歐陽軒:“我娶妻六位皆詭異慘死,你為何還愿嫁我?”慕云黛:“假成親而已,王爺不必太過當真。”下一刻,歐陽軒就寬衣解帶,笑的邪肆,“本王不介意弄假成真。”...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一年一度的南山狩獵即將開始。

由于慕云黛與慕懷陽是圣上下旨欽定的隨行之人,而南山狩獵是皇家主持活動,也算的上是大會了,茲事體大,必須為慕云黛和慕懷陽置備齊整,萬不可使他們二人殿前失儀,讓將軍府蒙上不光彩。

如果此次欽定之人是其他少爺小姐,是不必這般大張旗鼓的,只是這二小姐,說到底也是個可憐人吶……

前幾日,管家例行公事檢查府內事宜,順便叫了制衣匠為二小姐量尺寸,再報備一下短缺的東西。

只是這一查,便查出了許多問題。

二小姐作為堂堂丞相府小姐,衣柜中的衣物多半竟是舊衣,新衣寥寥無幾。而首飾盒更是寒磣,連一個像樣的首飾都拿不出來,更別提其他用品了,有些東西甚至跟奴才們使用的一樣。

而慕懷陽的院里更是不像話,堂堂相府少爺,屋內擺設少的可憐,而且竟只有一名小廝隨侍。

自他擔任管家以來,各位夫人小姐的份例從未斷過,二小姐長居深閨,二少爺久病在床,并沒有多少需要花錢的地方,怎么會變成這樣?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他們的分例絕對是缺失了的,而這里面的文章,不需要如何推敲便可得知。

當家夫人周氏掌管內院,若無她的吩咐,誰敢無故克扣少爺小姐的份例?

定是因為庶子女軟弱好欺,二小姐又生性懦弱,不敢在老夫人面前抱怨半分,因此竟從未流露出半點風聲。

怪不得二小姐平日穿著樸素,現在看來,他一個小小的管事,生活質量都要比二小姐強上些許。

想這堂堂將軍府二小姐,竟然過成這般光景,真真叫人嘆息。

在這世間,最不用擔心的便是人們傳播訊息的速度。

人多嘴雜,知道的人越多,傳播速度就越快。

人們總是對新鮮事物抱有好奇之心,幾天來,討論這個話題的人已經越來越多。

八卦向來傳的最快,正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正是這個道理。

于是,周柔多年來苦心經營的慈母及仁主形象一朝傾覆,并在次惹來了老夫人的不喜,施以懲戒。

此事且按下不提。

將軍府后花園——

“果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虧我們一直以為大夫人是個仁慈善良的好主母,沒想到她竟這樣苛待庶子庶女,真是令人嘆惋。”二個丫頭閑來無事,蹲在門檻底下閑聊。

“是啊,二小姐也真是可憐,從小便被抱到夫人身邊不能親近生母,還要被這樣對待。”

正巧慕云黛閑來無事,便想到花園走走,碰巧就聽到了兩個丫頭的低語。

“咳咳……”悄然走到二個丫頭身后,一聲清咳,嚇得兩個小丫頭趕忙站起,對慕云黛行禮,“奴婢見過二小姐。”

“不必多禮,你們在這里說主子的不是,不怕惹來禍么?”慕云黛淺笑讓她們起身,問道。

兩個丫頭自然知道不能在背后議論主子的禁忌,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二人對望一眼,眸子里泛起了害怕的神色。

“不用害怕,我只是隨口一問,我不會說出去的,放心吧。你們以后要記得,不能再在外面說主子的不是,知道嗎?”慕云黛看著二人害怕的神色,寬慰道。說罷轉身就走,樣子仿佛從未見過她二人。

二個丫頭看著離去的慕云黛,心里充滿了感激。

隨著狩獵大會的臨近,慕云黛也逐漸忙碌起來,她總覺得這次狩獵大會會發生什么事情,早些做準備以防到時候措手不及。

終于,時間到了,慕云黛與慕懷陽站在老夫人院子里請安聽訓,慕云陌也赫然在列,畢竟她有文貴妃作為后盾。

再說慕云陌,本來就嫉恨慕云黛搶走她嫡女的風光,還讓皇上親自下旨邀她參加南山狩獵,自己卻只能拜托文貴妃。論地位是怎么也比不上慕云黛的。

說來也怪,她早前已交代給王媽媽想辦法給她下毒,可她現在并無任何異樣,如果就毒性而言,現在應該已經發作了才對,又怎么會全無一點異像?

難不成,是這**幸運躲過一劫?

想到這里,慕云陌眼中閃過一絲冷光,此次狩獵大會,極有可能會影響她一生幸福,她絕不會讓慕云黛搶走風頭。

“王媽媽,你上次可親眼看到慕云黛服下那藥?”回到院子后,慕云陌第一時間找到了王媽媽。

“沒有,奴婢只是把藥下到了二小姐最喜歡的糕點里。”王媽媽搖搖頭。

“我懷疑那**根本沒有服下那藥,你再去給她下一次,務必親眼見她服下。”慕云陌眼中閃過冷光,如是吩咐。

“奴婢遵命。”王媽媽這邊應下,就立刻去找慕云黛,跟她交代了事情。

“你回去吧,這件事情我來處理。”握緊手中的藥,慕云黛說道。

慕云陌,天堂有路你不走,卻偏偏要往死路闖,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義!

此去南山狩獵,歸期未知,行裝盡量從簡,從而方便加快行程。

故只準備了兩輛馬車,慕云黛與慕云陌同乘一輛馬車。

聽到這個安排之后,慕云陌幾欲爆發,她堂堂嫡女,身份尊貴,為何要與慕云黛這個小小的庶女同乘一輛馬車?

可是這是老夫人的安排,她不敢再惹怒老夫人了。

越接近南山時,風景愈發秀美,慕云黛樂得觀賞風景,畢竟以前在家中她從未走的遠過。

而慕云陌在上車之后則昏昏沉沉幾次都差點睡著,神智亦不甚清醒,正好給了慕云黛可乘之機。

慕云陌,既然你處處害我,那么此次我就要讓你深刻的認識一下,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是什么意思。

從空間中拿出被她放置在其中的毒藥,悄悄的撒在了慕云陌的糕點上,復又坐回位置上,不發一語。

而慕云陌則不知所以,路途實在漫長,雖是乘車也耗了她不少體力,看著桌子上已有的精致糕點,便抓起桌子上的糕點塞進了嘴里,并不疑有他。

而慕云黛則冷冷的看著她,慕云陌,吃下自己的毒藥,滋味如何?

猜你喜歡

  1. 異世小說
  2. 豪門小說
  3. 情有獨鐘小說
  4. 現代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