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愿此生有所癡纏

更新時間:2019-05-31 15:36:26

愿此生有所癡纏 連載中

愿此生有所癡纏

來源:掌中云作者:沈酒分類:言情主角:秦書柳束君

經典小說《愿此生有所癡纏》是沈酒所編寫的現代言情類小說,主角秦書柳束君,書中主要講述了:很多時候,柳束君覺得自己還是挺幸運的,能夠遇到秦書這樣的男人。可惜,她不懂珍惜,她很抱歉,她自認自己是個人渣,早該讓秦書知道,于是便和秦書揮揮手說了再見。可是三年后再次相遇,柳束君想逃,想離開,她傷害了秦書一次,不想再令他第二次難過,但是她發現,越是躲避,秦書越是和她扯不清關系,只因。他也錯過了她一次,不想再失去第二次。...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林間陌上,盡染秋色,晨暉透過枝梢葉隙射進縷縷光束,在淡淡的蒸蔚中泛著暖暖的氤氳。

今天周末天氣正好,柳束君一個人閑的在家總是玩電腦也很無聊,便一個人出門爬山了。

她今天穿的一套燈籠衛衣運動裝,顯得很是休閑活潑,感覺整個人看起來都青春活力十足了,背著一個帆布背包,帶了一瓶水,用自己的保溫杯接的一杯水,在自己爬了兩個多小時的山后,水都還是滾燙滾燙的。

柳束君覺得自己買這個杯子是真的買實惠了,很是喜歡。

她有些累了,爬到了一處廟子上,在一邊的草坪旁邊坐了下來,喘了口氣,看著身后和前面也陸陸續續有游客經過。

柳束君很喜歡這樣的天氣,覺得挺溫暖的,不冷不熱不燥。

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這樣的日子很愜意,柳束君和葉煜和倒是有一點挺像,兩個人都是屬于那種喜歡簡簡單單的日子和生活的,簡單的人能靜處于日月,也能熱鬧于市井,因為有一份安寧的心境,最好的世界不在別人那里,心在清幽處,再大的喧囂不過是沿途的風景。

也可能是兩個人太過相像了吧,所以她和葉煜和,終究走不到一塊去。

那時候她和葉煜和的相處模式,就像現在的唐恬和許未,所有人也覺得他們很配,覺得他們不在一起也簡直是太遺憾了,其實后來就數據覺得,縱使千般惆悵,也亦無需嘆息,生命本來就是一場繁花開落的盛宴。只不過,他們都做了那個看花的歸人。

“嗨,美女,原來你也在這里爬山啊。”

柳束君剛剛喝了一口水,準備把杯子收回去,一明男子突然出現在她面前,很是自來熟的笑嘻嘻給她打著招呼。

“……是你,酒吧那個男的?”

柳束君覺得眼前這個人很熟悉,想了好久,才終于記起來了是在哪里見到過他,不太確定的說著。

“哎,你記性總算好點了,怎么一個人,沒和你男朋友?”

“我沒男朋友。”

陸卓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坐在她旁邊,笑嘻嘻問著,柳束君愣了愣,搖搖頭說著,她什么是個有男朋友了,她怎么不知道?

陸卓愣了愣,反應過來了,估計上次遇到的那個男子是為了擺脫他,故意騙他的。

“呵呵,你還真是環保啊,現在大多數人都直接在外面渴了就買一瓶飲料喝了。”

看著柳束君手里還拿著得保溫杯,陸卓指了指她的杯子,笑著說著,現在還隨手都帶自己杯子喝水的人,真是太少見了。

“嗯,我覺得挺好的,方便衛生又環保。”

柳束君看了看自己杯子笑了笑,鑒于在酒吧陸卓給她留了一個不好的印象,所有對于陸卓的自來熟親近,柳束君很是抗拒。

看著柳束君對自己還有著些戒備的心理,陸卓也很是尷尬啊,他看起來就很像是一個壞人了嗎?

他要真是壞人,他上次就不會那么糗大了,還英雄救美好嘛?

“我休息好了,要先走了,你慢慢休息吧。”

柳束君站了起來,看著還坐著的陸卓,笑了笑,輕聲解釋著。

也不管陸卓要說什么,直接走了。

爬完山后,已經是下午兩點左右去了,柳束君打開自己手機看了看上面的計步器,一共走了快將近三萬多步了,揉了揉自己的小腿,還好明天還有一天可以休息,不然她現在這雙腿,根本就沒法好好上班好嗎?

估計是爬了太久的山,柳束君整個腿都是酸痛酸痛的,揉了好一會,便找了一家館子點了一份水餃吃。

整個中午她都沒有吃飯,只不過帶了一些零食,并不能夠填飽肚子。

“好巧哎美女,吃個飯都夢碰見你。”

就在柳束君百無聊賴飯館里坐等餃子上桌時候,陸卓也從山上走了下來,看著出現在館子里面的柳束君,很是高興的跑到她面前去,有些興奮著。

柳束君愣了愣,整個人都不好了,低著頭不看他,心里暗暗想著,她覺得這一點都不巧好嘛?

陸卓倒是很自來熟,可能覺得和柳束君見過兩次面了吧,所以放的開,話特多,和她說個不停,柳束君聽著,時不時應下幾句話。

她本來就不是那種話多的人,況且和陸卓又并非非常熟悉,所以并不想有什么過多交集。

吃完飯后,柳束君對著正在吃飯的陸卓笑了笑,說了一句她先走了,一邊的陸卓看著離去的柳束君,喊了一聲:“哎,一起走嘛,這地方這么偏僻。”

但是柳束君并沒有理他,而是徑直的走自己的。

這地方的確很偏僻,柳束君走了好久,才看到一個的士。

柳束君的腿因為爬了太久山,很是酸痛,最后一瘸一拐的走回家,倒在了一邊的沙發上,捶打著自己的腿,好讓它慢慢放松放松。

“喂束君,晚上來吃飯不?”

手機**響起,是唐恬,約她晚上吃飯。

“不了,我才爬山回來,累了,想休息。”

柳束君一邊敲了敲自己腿,一邊拒絕了,唐恬也沒多問什么,說了一句好吧,就把電話掛了。

柳束君聰冰箱里翻出來一些零食,打開自己的電腦,有些無聊的點擊著。

這臺筆記本電腦還是當初在那個醫院上班時候,和葉煜和一起去買的,兩個人都是電腦小白,被狠狠坑了一筆,不過后來柳束君嫌麻煩,也懶得再換了。

先開始玩的時候也是太卡了,可能是因為那時候幾個人用一個網絡,后來出來后,這電腦雖然有時候有些卡,不過其他功能還好,沒什么大問題。

買了電腦后,柳束君就下了一個江湖游戲,這游戲她玩了很多年,所以再電腦買起時候,她就下了這么一款游戲。

柳束君實在是找不到什么事情做了,看書她也看不進去,干脆點了那個游戲界面進去,自從離開那里后,柳束君很少玩這游戲了,偶爾幾個月才會登進去一次。

里面的好友欄有三個人,有一個是葉煜和,當時葉煜和看她玩這個游戲,也要跟著粘她進來玩,除了現實生活中粘她,就連游戲都不放過,柳束君里面的游戲名叫余安,葉煜和直接給自己取了一個安余。

而且里面有結婚功能,葉煜和有一次不知道發什么瘋,非要讓柳束君跟他結婚,柳束君的稱號就成了安余的娘子,不過因為她的游戲名叫余安,所以基本有很多玩家都還以為這安余是她的小號了。

除了葉煜和,還有一個玩家,叫念君安,說來也奇怪,這家伙主動加的她主動和她聊天,雖說柳束君是自顧自玩自己做自己的任務,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她總覺得好像和這念君安認識好久一般,念君安好像是認識她一般似的,對她太過了解,而且很對她胃口,兩個人三觀簡直是太默契了。

柳束君沒有懷疑過是葉煜和故意開的號來整他,因為她和念君安在游戲里聊天過程中讓她真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和葉煜和就是有代溝。

不過離開后,估計自己太少玩游戲了,可能葉煜和以為她是棄坑了,不玩了,所以也沒再上過一次游戲。

不過即使這樣,他兩個除了游戲上相互交流,并沒有加其他聯系方式的號。

一進游戲,柳束君首先看了看自己好友欄,念君安竟然在線哎。

“好久不見。”

柳束君想著自己已經快兩個月沒上線了吧,想了想,還是先給念君安打了一聲招呼,發了一個微笑的表情。

“你怎么今天突然上游戲了?”

“去爬山,回來無聊,不知道玩什么。”

柳束君發了一個吐舌頭的表情,對念君安解釋著。

“你吃飯了嗎?”

“吃了點餃子,你今天怎么上線了?”

“想做任務升級了。”

“五行打怪一起去嗎?”

柳束君看了看自己的級數,才70級,她又偷偷觀察了一下念君安都92級了,想著五行打怪經驗更多,便對念君安提議著,念君安倒是沒什么過多的意見,嗯了一聲同意了。

這局游戲打下來后,柳束君升了82級了,看了看時間,都五點左右了,時間過的太快了,柳束君在電腦面前伸了一個懶腰,對念君安說了一句拜拜就下線了,想著這都下午五點了,肚子是有些隱隱約約的餓了,但是今天爬了一天的山,實在是懶得動了,干脆就在家里點份外賣好了。

就在此時,葉煜和突然打來電話。

“束君,你在做什么了?”

“嗯爬了一天山,有點累,想休息,怎么了?”

“我在你樓下,你可以下來一下嗎?”

柳束君愣了愣,一瘸一拐站在窗子表去,這天氣說來也奇怪,剛剛還是艷陽天,一到下午五六點,就開始陰沉沉起來下起了毛毛細雨。

柳束君看著樓下有個模糊的人影,打著一把白色的傘,她眼睛有些近視,以前戴圓框眼鏡,戴了三四年,后來眼鏡壞了,她也懶得再去配置一副,偶爾戴一下隱形眼鏡偶爾不戴,所以從樓上望下去她看的并不是很清楚,但是也猜著了估計是葉煜和吧。

柳束君對著手機說了一句好,披了一件外套便下樓了。

“你的腿?”

“沒事,就是今天走的有點久,腿挺酸的。”

看著一瘸一拐從電梯里出來的柳束君,葉煜和愣了愣,擔心問著,柳束君笑了笑,擺擺手表示自己沒什么大礙。

葉煜和一手撐著傘,一手拿著一個粉紅色的禮盒,柳束君這才注意到,不由好奇問著:“這是?”

葉煜和剛剛要回答,還沒說了,身后響起義診汽車鳴笛的聲音,嚇了兩個人一跳,柳束君看去,當時就愣住了。

秦書抿著嘴,面無表情從自己車上走了下來,看著葉煜和,葉煜和也沒想到會在這里再撞見秦書,兩個人四目相對,頓時氣場十足的包裹在柳束君周圍,這讓柳束君覺得真的好尷尬。

不希望發生的事還是來的太快了。

秦書看了一眼柳束君,又看了一眼葉煜和,他本來想著明天是柳束君生日,提前結束了那邊的會談,趕了過來,本想開開心心給柳束君過一個生日,卻沒想到,柳束君倒是給了他這么一場驚喜。

“你,會談結束了?”

看著兩個人就這么互相望著,又不說話,柳束君很尷尬,只有自己低著頭先打破了這靜默的氣氛。

“是啊,明天你生日,提前回來給自己一個未婚妻驚喜,你不開心嗎?”

秦書扯了一下嘴角,把視線從葉煜和臉上轉移到了柳束君眼睛那里去,似笑非笑的說著。

未婚妻?

柳束君因為這三個字愣了愣,一邊的葉煜和也很是詫異。

還沒等兩個人想再說什么,秦書繼續看向葉煜和說著:“葉先生好久不見,我和我未婚妻已經有一段日子沒見面了,小別勝新婚,我實在是掛念她得緊,想必葉先生應該也能理解吧,我和我的未婚妻就不奉陪你了。”

秦書左一個未婚妻,右一個未婚妻,似想把葉煜和氣死人不償命似的。

“束君,外面下雨我都被淋濕了,我們趕快回去好吧,我想喝你熬的鯽魚湯了。”

秦書也不看葉煜和什么表情,拉著柳束君往樓上走,柳束君轉頭看了一眼葉煜和,發現他用傘遮住了自己的臉頰,柳束君并未看到他的表情。

“你們什么時候遇見的?”

電梯里,兩個人并排站著,秦書松手離開了她的肩膀,恢復了一臉平靜。

“額,沒多久,上次來檢查遇到的。”

柳束君愣了愣,也不知道為什么,乖乖的就跟他解釋了。

“剛剛我說你是我未婚妻,你怎么不急著去找他解釋了。”

秦書想著剛剛他那么氣葉煜和,柳束君還能一臉平靜看著他,換作以前,她不是很著急的就去解釋了嗎?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柳束君頓了頓,她也不知道為什么,剛剛秦書說那些話的時候,她除了詫異一番,并未想著去對葉煜和做過多的解釋。

想了想,柳束君只有這樣對自己解釋。

因為不想葉煜和再對自己有什么念想,所以她才想著,不要再給葉煜和什么機會了,自己剛剛,才沒有去解釋的吧。

猜你喜歡

  1. 驚悚懸疑小說
  2. 暖婚小說
  3. 游戲小說
  4. 輕松爽文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