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總裁 > 傾世寵婚:總裁冷冷愛

更新時間:2019-06-01 10:30:18

傾世寵婚:總裁冷冷愛 已完結

傾世寵婚:總裁冷冷愛

來源:微小寶作者:瞭望海面上光影分類:總裁主角:白蘭蘭鄭霄

精品小說《傾世寵婚:總裁冷冷愛》是瞭望海面上光影傾心創作的一本總裁豪門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白蘭蘭鄭霄,內容主要講述:當女總裁愛上男總裁,她可以:做低伏小、任勞任怨……當女總裁不愛男總裁,她可以:拔【嗶】無情、一走了之……等等,這個追過來把自己的所有東西都雙手奉上的是誰?說好的霸道高冷總裁呢?麻煩把這個死皮賴臉的山寨貨帶走!...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等著白蘭蘭出現在鄭宵視野的時候,他的嘴角笑意一閃而過。

終究是按捺不住了嗎?

而白蘭蘭,若無其事的從他們身旁經過,而正當白蘭蘭走近的時候,鄭宵的一只手正伸到了那個女人的衣服里。

看著白蘭蘭把門關上了,鄭宵從那個女人的身上站起身來,整理了衣衫,點燃了一根煙,在煙霧繚繞當中陷入了沉默。

“鄭總裁,怎么啦~”

鄭宵斜眼瞥了一眼,半躺在椅子上的女人,只覺得十分惡心。

“閉嘴。”

聽到這兩個字,躺在椅子上的女人嚇了一跳。

“鄭總裁,你怎么突然變成這樣?剛才我們不是進行的很好嗎?你真是討厭?”

鄭宵聽到她說話都覺得惡心,他只是好奇白蘭蘭這個時候出去干什么,也沒有帶自己的皮包,她能去哪里了?

過了一會兒,他猛然聽到,走廊里面傳來的腳步聲?

難不成是她回來了?

他掐滅了煙頭,趕緊把身旁的女人拽到了身下,又開始行那種齷齪之事。

“總裁,總裁您別急呀,您怎么……”

只聽見一聲開門聲,白蘭蘭已經走進了辦公室里,手里面好像還拿著什么東西。她走了過來,面無表情的,盯著鄭霄和他身下的女人。

“總裁,按理來說您私人的事情我無權干涉,但是,我還是要好心的提醒一句,你作為鄭氏的總裁,總該注意防護措施,要不然,整出什么孩子來,那影響就不好了。”

白蘭蘭輕輕地將一個盒子放在了桌子上。

鄭宵斜眼瞅了一眼那個盒子,自然知道里面裝的是什么東西,但是他的手上的動作越來越粗魯,根本沒有要放慢的意思。

“那我就不打擾總裁的正事了。”

白蘭蘭走回了自己的辦公室,輕輕地關上了門。

鄭宵見她走了,便停下了手里的動作。

“鄭總,我要~”

鄭宵看著那個女人,扭捏作態,低低地吼了一聲:

“滾!”

“鄭總,您不是~”

“滾!”

鄭宵掏出一張支票,塞到了那個女人的手里。

那個女人本來想著自己能夠飛上枝頭變鳳凰,沒想到,這出了如此變故,她實在是有些心有不甘,但是面對著鄭宵一張冷冰冰的臉,她又不能夠做什么,只能憤憤不平,心有不甘的離開了。

見白蘭蘭辦公室的燈還亮著,鄭宵也沒有打算走,只是從酒柜中拿出來幾瓶好酒,開始慢慢地小酌起來。

這個世界上,敢忤逆他的人,還真是沒有幾個。

白蘭蘭聽著門外漸漸的沒了聲響,以為他們是完事了呢,她心中直犯惡心,沒想到鄭宵還有這樣低俗的愛好,況且他還知道自己在這里,真是不懂得尊重別人。

她看了一眼鐘表,已經9點半了。

張子豪早早的就來到了鄭氏的樓下,一直在等著白蘭蘭下班,她一個人走,他有些不放心。

他看了看鐘,9點半了,白蘭蘭也該下班了,要不然,這一天的高強度的工作什么人也受不了。

恰巧9點半多一點的時候,白蘭蘭結束了所有的工作,她收拾了一下,關了辦公室的燈,剛推開門,發現鄭宵竟然還坐在那里,她嚇了一跳。

她猶豫再三,還是決定和鄭宵道個別。

“總裁,這么晚了您還沒走?你若沒有什么吩咐,屬下先回去了。”

鄭宵已經喝了不少白蘭地,他現在微微有些醉意,見了白蘭蘭走出來,心中,有些微怒。

“你過來。”

白蘭蘭站著不動,她不知道為何,微微感覺到了有一絲危險,放在桌子上的那個盒子,還是在原地放著,絲毫沒有動過的痕跡。一開始在他身旁的那個女人也不見了蹤影。她隱約記得在她進門后不久,就聽到了開門聲,她那時候還以為是鄭宵走了呢,沒想到,是那個女人走了。

“我讓你過來。”

鄭宵早就把上衣的領帶扯了下來,解開了的兩個扣子,完全沒有了平常的一絲不茍,倒有些慵懶的樣子。

白蘭蘭猶豫了一下,還是邁開了腳步。

“總裁,你有什么吩咐?”

鄭宵指了指旁邊的酒瓶,白蘭蘭會意,拿起酒瓶為他倒滿了一杯。

“總裁請用。”

鄭宵看著她一張不冷不淡的臉,心中倒是怒火中燒,不知道是什么撩動了他的心弦,讓他一陣躁動。

難不成上次,她在辦公室的休息室當中,親著自己那一下就不算數了嗎?她不是本來就是來投懷送抱的嗎?

鄭宵哼了一聲,一揚脖子喝掉了杯中的酒,有幾滴酒順著嘴角慢慢的劃過他的脖子,流進他的襯衫里面。

“總裁若是什么有什么吩咐,蘭蘭就先走了。”

白蘭蘭站在原地沒動,鄭宵緩緩的站了起來,走到門的那邊將門鎖上。

“鄭宵,你什么意思?”

白蘭蘭的腦神經瞬間繃緊。

“白蘭蘭,你竟然問本少是什么意思?”

“鄭總裁有話請你直說,不要拐彎抹角的。”

鄭宵一把扯開自己的上衣扣子,他只覺那幾瓶酒在肚中有了反應,只覺燥熱無比。

“鄭總裁還請您自重。”

白蘭蘭已經不知道鄭宵要干什么了。

“白副總也知道和我說這樣的話?上次是誰主動對我投懷送抱的?你來我這是有段時間了,你還滿意?我倒愿意成全你。”

鄭宵一動,酒全都涌了上來。

“鄭總裁還是不要自作多情了,或許就像您公司的高層說的那樣,我不過是想打入你們公司內部,增強自己的競爭力罷了。”

“閉上嘴。”

“你想做什么!”

白蘭蘭有些驚恐的朝后退去,直到她的腳跟碰到了桌子。

竟然沒有退路了。

她一直都覺得鄭宵是個正人君子,不可能做如此事情,但是此時此景容不得她不相信。她必須得想辦法反抗,不能就這樣任人宰割。

她隨手從鄭宵的桌子上拿起了那個精致的木雕筆筒,只要他再敢靠前一步,她就狠狠地朝他腦袋砸去。

“鄭宵你喝醉了,我警告你不要做什么傻事,要不然對你我都不好!”

鄭宵嘴角邪魅一笑。

“反正當初也傳過我們之間的緋聞了,竟然徒有那虛名,還不如落實的好。”

白蘭蘭見他雙眼迷離,眼睛有些發紅,確實是喝了不少酒,他斜眼一看,桌子上已經大大小小的擺了七八個酒瓶。

而且剛才那個女人,也作了手腳。

就在白蘭蘭看向那些酒瓶的一瞬間,鄭宵竟然跑了過來,她還沒有什么機會將手中的筆筒丟出去,就被鄭宵緊緊的抱住。

猜你喜歡

  1. 言情小說
  2. 空間小說
  3. 懸疑小說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