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美男圖:太監相親記

更新時間:2019-06-01 10:55:20

美男圖:太監相親記 已完結

美男圖:太監相親記

來源:青墨云作者:慕十洲分類:言情主角:安子花襲人

主角叫安子花襲人的小說叫《美男圖:太監相親記》,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慕十洲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冷宮太監也風流,摸爬打滾遇貴人。金主就是太子爺,吃飽穿暖全靠他,奈何一朝失寵,竟被轉送皇帝陛下。威武陛下有三怪癖:一不許端茶,二不許遞水,三要太監去相親。世風日下,太監如何娶嬌妻?情花谷主花襲人,傲嬌王爺百里懿元,小太監逃亡路上桃花開,美男在側樂開懷。承歡公主?鎮國太后?太監反成搶手貨。...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沒心沒肺的丫頭!

花谷主淡定的瞟了她一眼,直接給出結論。

她究竟是高估自己的自制力了呢?還是高估自己的自制力了?好吧,她絕對是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

花谷主很糾結。

但轉瞬一想,花谷主立馬思量道,該不會這么個沒心沒肺的丫頭無論在哪個男的面前都是這樣吧?這樣一想,花谷主就打了一個哆嗦,想著自己果然是高估她的腦子了。

感覺到自己身下的欲望越來越腫脹,花谷主悶哼,看了一眼睡得和豬一樣的安子,很是無奈的把她往里推了推,現在才發現剛才就不應該把她留下,留下她就是在折磨自己。

但是……

某安子絕對不是那種聽話的主,花谷主把她往里推,她自己往外面滾。

安子這一滾就直接滾到了花谷主的懷中,偏偏自己還不自知的蹭了蹭,被少女尚沒有完全發育的**蹭在胸膛上,花谷主絕對自己的某物已經快要充血爆炸了。

顯然安子依舊睡得的很安慰,絲毫不曾體會到花谷主此刻有苦說不出的心情,而且很大方的將腿放在了花谷主的腹部,花谷主溢出一聲**,整個人都在發顫,臉上都能看見隱忍的汗珠,但安子并沒有停下她的動作。

纖長的玉腿貼合著他的腹部逐漸往下移去,緩慢而撩人的動作讓人動也不敢動,生怕自己一個忍不住就將她給就地正法了,但是顯然花谷主是惜命之人,依舊強忍著自己的欲望沒有看她分毫。

安子的腿停在了某人擎天柱一樣的物體上,蹭了蹭發現把腿放在這里并不舒適,然后又向下移去,直到停在了花谷主的大腿上,始覺得舒適,不再亂動。

一張小臉埋進了他的懷中,就像是摟著自己的被子一般,將花谷主一半壓在身下,一半將自己矮小的身軀縮進去,直到自己的身子團成了一個團子,安子才又沉沉的陷入了夢鄉。

這下可苦了花谷主,花谷主直接想將此女扔出去,但是將目光移向了自己懷中,觸及那散發著酣甜笑容的睡顏,就再也狠不下心腸把她丟開了。那尚顯稚嫩的容顏宛若極品的陶瓷一般,看起來光滑潔白,泛著牛奶般的乳白色,月光下彎彎的睫毛暈開了一圈弧度,緊閉著的眸子安靜的垂下,小巧玲瓏的嘴巴輕張著,似乎在邀請人品嘗那份美好。花谷主用骨骼分明、纖細修長且潔白如玉的手指撫了撫她的臉頰,長嘆一聲,把她擁在了懷中。

沒有人知道這個夜晚花谷主過的怎生凄涼。

直達第二日清晨,某女幽幽然從睡夢中醒來,揚起下巴彎起眼睛,笑盈盈的對花谷主說道早。

花谷主正坐在凳子上喝著涼茶,看都不看安子一眼,哼一聲別過了頭去。

安子很納悶,但想到了花谷主還發燒這件事情,感覺跳下chuang去試探他的體溫,咳咳……竟然還燙著,發了一夜的燒啊,他該不會燒成了傻子吧?

安子淚眼婆娑,癟癟嘴,幽怨的問道:“你還好吧?”

看著安子一副快哭了的樣子,花谷主簡直心疼到了骨子里,但是念及昨晚他受了一夜的苦,安子竟然還睡得那么沒心沒肺,且看著自己的眼神中還幽怨無比,瞬間心情極度不好。

安子更加委屈了:“你該不會就這樣把腦子燒壞了吧?”

奧,原來這幅表情是以為自己“病情”嚴重了,花谷主瞬間心花怒放:“娘子是在擔心為夫嗎?”

“自然”安子抽搐道:“你要是腦子燒壞了,我到哪里去找一個像你這么好的飯票啊?既不用工作,也不用勞累,還不用擔心沒錢花。”

花谷主的好心情瞬間煙消云散了,只感覺胸腔中一個叫做心的東西,碎成七零八落,一片一片的支離破碎。

花谷主果斷拿起茶壺捧在懷里,開始哭訴:“我的命怎么這么苦啊,有娘生沒娘養,小小年紀父母雙亡,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媳婦,竟然還被當做了飯票,既然我這么命苦還活著做什么,干脆撞死算了?”

說著花谷主偷偷瞄了瞄安子。

安子趕緊解釋道:“不是這樣的,你還有很多優點的,并不止飯票一樣,還有……還有……”

還有了半天,安子死活想不出來像花谷主這樣的人適合做一個長期的免費飯票之外,還有什么作用了。

花谷主瞬間悲涼無比,捧著自己早已支離破碎的玻璃心開始哭訴:“你別攔我,讓我一頭撞死算了,像我這樣沒用的人……嗷嗚……我要去找豆腐。”

遼王適時的出現在了艙門口,手里拎著一根拳頭粗的麻繩:“撞豆腐死的多難看啊,來,用這個,解脫的容易,我和安子會替你收尸的。”

說著還對安子擠了擠眼睛:“對不對啊,安子?”

安子的心早就在王爺出現的時候奔到王爺身上了,果斷點頭道:“對對,我一定會替你收尸的,小花花,你不是要死嗎,那就放快些,男子漢大丈夫的,別這么拖拖拉拉……”

王爺穿著一身水藍色的袍子靠在船艙門口,今日并未束發,墨色如綢緞般的長發就這樣隨意搭在身前,慵懶而迷人,因為剛剛起chuang也沒有帶面具,眼角一滴朱砂淚痣妖嬈奪目、璀璨異常。

安子的眼睛中瞬間閃現出驚艷的表情,花谷主漠然:“小心你的眼珠子,都快貼過去了。”

“呵呵……呵呵……”安子笑著掩飾自己的尷尬,殊不知這一笑更像是心中有鬼般,不打自招。

王爺勾魂的臉上浮現出少有的笑意:“如果不出問題的話,我們今天下午就可以靠岸了。”

本來是冷冰冰的模樣,妖孽的容顏中透露著冷冽,整個人也如同嚴霜般令人可望而不可即,這霜冰化水的一笑,笑的安子整個人由內酥到外,差點就栽倒了地上。

花谷主虛虛一扶,好心道:“娘子,為夫尚在,請注意你的言行舉止。”

猜你喜歡

  1. 神仙妖精小說
  2. 搞笑小說
  3. 重生小說
  4. 現代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