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穿越 > 穿越六界,只為遇到你

更新時間:2019-06-01 10:56:01

穿越六界,只為遇到你 已完結

穿越六界,只為遇到你

來源:青墨云作者:土豆土豆飛飛分類:穿越主角:云佳慧夜凌風

《穿越六界,只為遇到你》是土豆土豆飛飛最近創作的穿越類型的小說,情節精妙絕倫,扣人心弦,值得一看。《穿越六界,只為遇到你》精彩章節節選:她本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卻在一個巧合之下,獲得了超能力。他本是修羅界之王,至高無上,藐視一切。在一個雨天,他心灰意冷,在見到她的一剎那,一見傾心。十年后,為了得到她,不得不做出連自己都覺得可恥的事,卻傷害了她。拋棄、背叛、綁架……歷經周折,終于可以相守終身時,等待他們的,卻是生離死別。...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醫院里,一間病房里齊刷刷的躺著三個男生,葛凌澤煩躁的閉著眼,郝逸飛看著窗外,柳輝拿著書,無動于衷。而外面,則是一群記者,他們拿著話筒擁擠在病房外,你一句我一句的叫喊,希望里面的人出來好讓他們挖掘出第一手資料。

“借過一下。”剛從情羽殤病房里出來的云佳慧提著果籃走過來,看到這一群記者不由得皺起了眉。

而記者們看見慧,就像發現金子一樣蜂擁而來,立刻,慧的嘴邊多了一個又一個的話筒。

“請問昨晚那股黑色的光芒就是你們打斗所致嗎?”

“這次的戰斗是什么人?是別的國家的人在用核武器嗎?”

“為什么其余的人都受了傷,而你沒有事呢?”

“是不是云佳慧小姐你臨陣脫逃了?”

“請問云佳慧小姐和天網的其他三人是什么關系?”

“云佳慧小姐不是和郝逸飛有著婚約嗎?”

……

那些煩人的記者還在絮絮叨叨的問,慧麻煩的捂著額頭,拜托,這里是醫院啊,其他三人都受著傷,他們在這里鬧哄哄的,很影響他們養傷啊!醫院里的管理人員呢?!

就在慧準備推開這些記者沖進病房的時候,病房的門開了,柳輝身穿病服的走出來,一把攬過慧的身體,對著記者們和善的一笑:“等我們病好了,我們會開一個記者招待會,到時候,你們想知道什么,我都會說。現在,我們只想安靜的休息幾天,可以嗎?”不等那些記者們回答,就把慧帶進了病房,把那些吵吵鬧鬧的聲音隔絕在外面。

“你們的傷怎么樣?”云佳慧一進病房,放下水果籃關切得問,雖然昨天救得及時,但是,他們的傷依舊傷得很重,柳輝的胳膊骨折了,葛凌澤也有嚴重的腦震蕩,胸口的肋骨也斷了一根,最慘的要數郝逸飛,身上被劃了大大小小深淺不一的幾十道傷口,肋骨斷了五根,脊椎也受到了重創,連稍微動一下都很困難。

云佳慧看的是一陣陣自責,要不是她信了四大護法的話,同伴也不會受到這么多傷害,玄靈子也不會就這樣被封印。

“我們的傷過一段時間就會好。”郝逸飛答道,“情羽殤怎么樣?”

慧難過的搖搖頭:“我和她說了老爺爺的情況,她不哭也不鬧,就是一句話也不說,什么都不吃,也不喝。看得出她真的是悲傷到極點了。”

看到那個樣子的情羽殤,云佳慧的心里真的很痛。從那次在海邊的徹夜長談中,她就深深地喜歡上了這個堅強的小姑娘,真心的想和她做朋友。本來就對她的身世有著同情,可是,玄靈子被封印了,情羽殤獨自一人了,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自己!

他們醒來后,云佳慧就把昨晚的情況大致的說了一遍,只是省略了自己的部分,因為她實在想象不到,同伴們在知道事實后看她的表情會是什么樣的。

可是有些事就是這樣,一步走錯,步步皆錯。慧怎么也想不到,這一次的隱瞞,會是她被拋棄的開始。

云佳慧和三個男生說了一會話,討論了一下沒有玄靈子今后該怎么辦,結果發現,除了被動的戰斗以外,沒有別的辦法。玄靈子雖然不在了,但他的訓練室旁邊的書房里留著很多書,其中有很多是關于六道界和提高戰斗力的。他們最后決定自己看書,自己摸索。

慧離開醫院后,就直接回家了,回去的途中正好碰見剛剛放學的云律,看著又活力四射的弟弟,慧又覺得很欣慰,至少她救回了家人。夜凌風給她的解藥很有用,只是一個晚上,家人都好了,蒼狼也沒有制造任何動亂。或許,自己做多對了,因為,她也挽救了好多人,不是嗎?

“姐姐昨天去哪里了?就是從我的房間離開的那會兒。”云律邊走邊問。

“就是直接去找郝逸飛他們了。”慧想都沒想就回答,“那時他們遇到了一些麻煩。”

云律停下腳步,看著云佳慧的目光帶著一點失望:“慧姐你騙人呢。”

“……”慧也停下腳步,看著他,不確定得問:“律,你在說什么啊?”

“那個紫頭發的大哥哥是誰啊?他留下的那封信說我們是中了毒,又是怎么回事?他們是不是逼迫慧姐了,郝逸飛哥哥們受傷,是不是也是因為這個?”云律看著慧問,可是卻是肯定的語氣。

云佳慧心虛的后退一步:“律,你看了那封信?”

“我是你弟弟啊!慧姐!”云律眼中含著淚,“為什么不告訴我呢?如果真是他們逼你的,姐姐心里現在一定很難受吧……”想想也是,為了他們一家,被壞人威脅,雖然云律不知道云佳慧他們現在在和誰戰斗,但一定很辛苦吧?經常看見姐姐帶著傷回來,云律就不住的自責,為什么擁有異能的不是他,而是姐姐這樣本應該被人保護的女孩子呢?這一次躺在醫院里的是郝逸飛他們,誰知道下一次會不會輪到姐姐。

“律。”云佳慧知道事情已經瞞不住他了,走過去將云律抱在懷里,輕聲道:“已經沒事了,不是么?就這樣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不要去想了,事情都過去了,至少……至少這個世界還有人理解我。”雖然心里很不甘心,但是,以他們的能力,真的是打不過四大護法啊!

現在,只想安安心心的過幾天平靜的日子。

讓慧比較意外的是,一個星期都相當平靜的過去了,再也沒有出現什么四大護法襲擊的事件。郝逸飛、葛凌澤、柳輝、情羽殤他們的體質本來就特殊,這一個星期過后,傷好的也差不多了,除了郝逸飛傷得最重,不能過分運動以外,其余三個人都已經回歸了正常生活。

讓慧比較佩服的是情羽殤,面對玄靈子的離開,明明是那么悲傷,只用了兩天的時間,就又笑呵呵的面對他們了,甚至還為他們加油打氣。可是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又一個人在那里默默地垂淚。這讓慧心里很不是滋味,總覺得對不起她。

生活恢復了平靜,上課、放學、回家,相約去玄靈子的書房里看看書,幾個人一起修煉修煉,就這么安然平靜。

然而,打破這片平靜的,是一個星期以后的放學。

那天中午正好是云佳慧值日,就讓葛凌澤他們先回。等她值日完出來準備獨自回家時,在校門口遇到了她最不想見的人——夜凌風。

云佳慧先是很吃驚,感覺到平靜的生活馬上就要被打破,只是比預想中要快一些。她正色的走到夜凌風身邊,淡淡的問:“你要干什么?”

只見夜凌風眼中全是冰冷的光芒,就連他露出來的笑容,都是邪惡的,他冰冷的聲音傳來:“跟我走一趟吧。”說完,轉身先走。

慧沒有貿然跟上去,只是心里有著淡淡的失落,看著他剛才的笑容,自己才恍然大悟,上次見到他的笑,是和煦的,而這次,徹底是一個惡魔。本來自己心里還有一點希冀,希望他沒有傳說中那么壞,看來,是自己奢望了。從前,都是為了利用自己,現在,羅剎復活了,他也露出了真正的面目了么?

慧猶豫的將手伸進衣兜里抓住手機,想神不知鬼不覺的打電話通知葛凌澤他們。可是夜凌風卻回過頭,對著沒有跟上他的慧冷聲命令:“別想通知你的同伴,如果,你想看見云律的尸體。”

慧的手猛地一抖,差點把手機掉出來,緊張的問道:“律在你的手里?!”

夜凌風不答反笑:“你說呢?”

云佳慧生氣的握緊拳頭,看著夜凌風那種邪惡的笑容,她真的很想上去使勁揍他一拳,可是最后只能冷冷的說:“卑鄙!”

“卑鄙?”夜凌風上前幾步,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地獄羅剎的人什么時候光明正大過?”

云佳慧厭惡的掉過頭,躲開了夜凌風的手掌,他手掌上尸體一般的溫度,真是讓她覺得惡心。但是心里也有一點疑惑,上次海嘯時他救她的時候,就算是隔著衣服,她都能感覺到一種安心的溫暖,可是這一次……難道,上次他偽裝的就這么好嗎?

夜凌風陰冷的一笑,率先向前走去,云佳慧雖然是十萬個不想去,但是一想到云律在他手中不知道要受什么樣的苦,也只能硬著頭皮跟著。

另一方面,葛凌澤和柳輝本來準備去郝逸飛家里看看他的傷勢,剛走到一半的路程就看見情羽殤氣喘吁吁的朝他們跑過來,停到他們面前后,連氣都沒來得及喘一口,就急急忙忙的說:“我看見云佳慧跟著夜凌風走了,兩人見面就像是熟人一樣,怎么辦,我們跟上去嗎?”

葛凌澤和柳輝都詫異的對視一眼,慧和夜凌風就像熟人一樣?說到底,他們最多應該只見過一次面而已。隨后,兩人便點點頭道:“跟上去,萬一慧遇到危險呢,小羽,你知道他們去哪兒了嗎?”

情羽殤急忙點頭:“知道的,跟我來。”說完,三個人一起向遠處跑去。

葛凌澤和柳輝從來都不知道,這個他們生活了18年的城市里,竟然有一片小樹林,而且這個小樹林大得出奇,一眼望不到邊。三人站在小樹林的邊緣,面前有一條小路,疏松的泥土上有兩排腳印,一直通向小樹林的深處。柳輝覺得有些奇怪,這個地方,他來過幾次,從來沒記得這里會有這么一片樹林啊!而且,感覺這片樹林是突然出現的,那么的不真實。

情羽殤咬著手指不確定的說:“為什么云佳慧會和夜凌風來這種地方,你們說,會不會……”她猶豫地吞了口口水,“會不會云佳慧背叛了我們?”

“說什么呢?!”葛凌澤有點不高興的看著她,“慧怎么可能背叛我們?!”

“先進去看看吧,也許慧是被逼的。”柳輝說完就要走進去,但是,情羽殤卻叫住了他們,給他們遞過去兩個防毒面具一樣的東西,道:“戴上這兩個過濾器吧,這是玄靈子給我的。小心這里有毒氣,看這片樹林挺詭異的。”

葛凌澤和柳輝都接過去戴在臉上,立刻,他們的大半張臉都擋住了,只留下一對眼睛。葛凌澤笑了笑,模模糊糊的說:“小羽想的倒是挺周到,我敢說,如果帶上這個去見逸飛,他一定認不出我!”

柳輝拍了一下他的頭:“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快走吧!”說完,三個人一起向小樹林深處跑去。

兩人心里都很著急,就這么沖了進去,所以都沒有注意到情羽殤說的是“玄靈子”,而不是“爺爺”。

云佳慧和夜凌風早就到了這片小樹林,在小樹林的中心,有一個小木屋,兩人就在這個小木屋里。慧不知道這里什么時候多出一片樹林,又想不到夜凌風究竟要干什么,只能處處提防。可是到達了這里之后,連云律半個人影都沒看見。云佳慧這才知道,自己被騙了,云律根本就沒事。

“不可能,我不會答應你的!!”慧用力一拍面前的桌子,怒氣沖沖的看著坐在對面翹著二郎腿的夜凌風。

在得知自己被騙,云佳慧就想轉頭就走,可是夜凌風卻用玄靈子被封印的事威脅她,讓她在玄靈子的書房里頭一本關于斗氣的書。先不說云佳慧知不知道有沒有這本書,一想到他又想利用自己做一些背叛同伴的事情,這一次,她說什么也不會答應。

“你就不怕我把上次的事告訴你的同伴?”夜凌風嘴角的笑張揚而又扭曲,沒有半點的人情味。

慧冷冷的瞪著他,絲毫不為所動:“你想告,就告,反正,我也準備過幾天就向他們攤牌。夜凌風,我不會讓你們有任何把柄來威脅我,你也休想再從我的親人身上下手!”說完,站直身子,“下次見面,我一定要打敗你,再見!”

“是嗎。真的一點也不考慮了嗎?”夜凌風邪邪的笑道:“如果我再給你加一些條件呢?”

云佳慧頓住腳步,冷冷的看向他。

葛凌澤、柳輝和情羽殤在跑到一個Y字形的交叉路口時,小樹林里突然毫無征兆的起了霧,大霧直接吞沒了三個人的身影,就連站在身邊的同伴都看不清,更何況是路。三人只好停下腳步,等這著霧稍微散一點就趕路。葛凌澤和柳輝這時在心里感謝情羽殤,要不是她給的這個防毒面具,如果這霧里真有什么毒,那就真的糟了。

也就不到一分鐘,霧就散了。三人檢查了一下身體,發現什么都沒少,對視一眼,就繼續沿著腳印向前跑。

沒跑幾步,就看見前面有一個小木屋,而腳印也是消失在這個小木屋旁的。三人當即放慢腳步,在一片灌木叢中躲了起來。

葛凌澤和情羽殤小心翼翼的查看了一下周邊情況,確定沒問題后,才向柳輝點點頭。柳輝比了一個小心的手勢,三個人一起貓著腰悄悄地潛到了小木屋周圍。為了確定慧是不是真的在這個屋子里,三人都摒住呼吸聽著里面的動靜。可是這一聽,三個人的臉色“刷”的全白了。

“上次多虧了你,我們才能成功封印住玄靈子,不然,我們四大護法就有的煩了。”先傳來的是夜凌風冰冷的聲音,在外面偷聽的三人一時都沒有反應過來。

接著便傳來慧的聲音:“那不都是你們的主意嗎,關我什么事,我就是造著你們的話作了而已。”

“但真是幫了我們大忙了,怎么樣,要不要考慮一下我剛才說的事,加入羅剎軍,為羅剎效命?”

“這么做對我有什么好處?”

“好處多了。只要羅剎同意,你就可以和我們一樣,得到百萬年以上的壽命。而且,等到羅剎大人統一了六界,也許可以安排你作為人間界的新守護者。”

“你的話算數嗎?”

“只要你拿到我想要的東西,羅剎一定會答應。畢竟,權利與金錢,誰都想要。”

“好啊,我答應你,希望你能兌現你的承諾。”

“這個自然好說,你幫我們偷了咒符,封印了玄靈子,我們不也答應了你的要求嗎?只不過,你的同伴那邊……”

“哼。”一聲不屑的冷哼傳來,“只要你我不說,他們怎么可能知道。”

“那,就祝我們合作愉快了。”

在外面偷聽的三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情羽殤聽得更是瑟瑟發抖,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問自己,怎么可能呢?慧是那么的溫柔,那一夜的長談她已經完全的信任她了,把她當成姐姐,自己還為爺爺懷疑她而和玄靈子頂嘴。可是……她竟然背叛了他們!是她偷了咒符,是她封印了爺爺,現在又要和夜凌風合作,投奔羅剎!她怎么敢相信?!

情羽殤感覺自己的力氣都被抽干了,無力的靠上了屋子,沒想到卻發出“咚”的一聲,屋子里的夜凌風和云佳慧立刻驚覺。

“是誰?!”夜凌風最先跑出來,后面跟著的,真的是云佳慧,她現在臉上的表情,是他們從未見過的陌生。

夜凌風的表情瞬間變得陰冷起來:“竟然被人偷聽到了,看來,必須要殺人滅口了。是嗎,慧?”

葛凌澤、柳輝、情羽殤立刻躍起來,離他們有幾米遠。

云佳慧看著三個帶著防毒面具的人,也不知道他們長得什么樣子,但也露出了濃濃的殺氣,眼眸中卻是一片混沌:“好啊,為了表示我的誠心,就由我來動手怎么樣?”

“好啊,那就交給你了。”夜凌風靠在門框上,悠閑的看著他們,眼中閃過一絲誰都沒有發覺得得意與狡黠。

猜你喜歡

  1. 貴族小說
  2. 暖婚小說
  3. 虐戀小說
  4. 空間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