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超級太監

更新時間:2019-06-01 11:35:43

超級太監 已完結

超級太監

來源:煮書影作者:之白分類:玄幻主角:劉豫章文琳

主角是劉豫章文琳的小說是《超級太監》,是作者之白傾心創作的一本玄幻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個盜版太監在正版三宮六院七十二妃里的混的風生水起...這個太監不是人,先是宮女暖被窩,再有妃子不顧一切獻身博前程!皇帝被戲弄只是小菜,天下掌中收拾方現本事。后有奸商呂不韋,斷刀山莊少莊主,三人成立卑鄙三人組,傲視天下群雄!收拾了中原還不滿足,竟還有腳踏異域的野心……...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月亮落下去又升上來,星辰幾度變換,一晃間,日子過去半年有余,而富貴的開碑掌也練的有模有樣,雖然還不能像福相那樣,揮手大石變成灰灰,但卻可以揮手把個大青轉拍八半。就這樣,富貴就已經八尾巴撬道了天上。每次看見小路子,就一掌把他拍趴地上,看他在地上翻騰幾下,然后兔子一般的加尾巴逃掉。如今你若問,御膳房力誰最大?答曰:富貴。誰最狠?答曰:富貴,誰最好?答曰:富貴。

  這富貴不是只會欺負人,有事沒事的時候,就拿著皇家的東西收買人心,把那些自己想喝的湯呢,讓大廚們多放點水,大家一起喝啊,反正他已經喝到見湯就想吐的地步。

  你只要不得罪他呢,他對你很好滴,如果得罪了呢,那就趕緊離開御膳房的好,不然,小路子就是你的榜樣。

  在這期間呢,十八皇子一次都未曾造訪,至于福相有沒有去拜訪過人家,他就不得而知了。

  這一天,富貴剛品嘗完他創造的雞蛋的八種簡單吃法,三十四種家常豆腐的吃法,以及二十二種雞翅的吃法以后呢,呃,今天只是品嘗了其中的一兩樣,畢竟富貴現在也被大廚們養吊了嘴,養貴了胃,尋常東西,他是再也不愿意進口了。

  福相忽然出現在躺涼椅上富貴身邊,沉聲道:“到房間里來。”

  富貴翻翻眼睛,靠,進去就進去,大爺還怕你不成。拍掉落在身上的樹葉,跟進了房間。福相面色沉重的坐在椅子上,看著富貴道:“你我師徒情分今天就結束了。”

  富貴一愣,心里嘀咕,這老太監發春了,還是夜里被貓抓了蛋了神經病。“靠,你說到頭就到頭。你當大爺是要飯的啊,我偏不!”

  福相肥胖的臉上,浮現一絲暖色,細縫眼睛也瞇了瞇,隨即道:“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做。關乎你的前途,國家的命運,百姓的命運……”

  “停!”

  富貴大喝一聲。道:“別整沒用的,大爺不希罕。”

  “好,簡單點說,就是如今你出師了,為師派你到文琳公主那里等待時機,隨時準備接近當今天子,獲得他的信任,趁機挑撥太子與武王的關系,讓兩人斗個兩敗俱傷,并乘機讓皇上知曉,他除了太子和武王,還有十八皇子可堪大任!”福相說道這里停了下來。

  富貴懶洋洋道:“沒有了?”見福相點頭,揮手道:“大爺不去!”很干脆。

  福相面色一沉,誘惑道:“你難道不想封侯拜相位極人臣,光宗耀祖,世代為王?”

  富貴不屑到:“靠!那離大爺太遠。你不聞人生在世,吃喝二字嗎?更何況,大爺我一太監,還想什么封侯拜相,位極人臣。那我成什么了?”富貴義正嚴詞的拒絕了福相的提議。

  “太監?你想做太監嗎?那咱家就成全你……”福相話音不落,一掌拍在富貴胯下。富貴但覺冷風撲面,**冰涼。大叫一聲“媽呀!”跳了開去,雙手使勁在那里搓了起來,但瞬間又愣住,明明還在啊?老胖子敢玩我?現下想來卻是冷汗涔涔,要是再大點力氣,自己一輩子就全交代了。

  富貴訕訕道:“嘿嘿,你都知道了啊,呵呵,那不能怪我,要怪就怪那天忽然打了個雷,把那些家伙都劈死了,我其實是十分想當太監的……”

  福相臉色一冷,富貴立刻閉嘴。

  “你去不去?”福相再次問道。“你不怕我一假太監玷污了文琳公主的絕世風華,若想后悔,可就完了,天下沒有后悔藥可吃。”富貴再次拖延,福相這可是把自己往火坑離推啊,爭奪皇位是玩的嗎?隨時都可能腦袋搬家。

  “哼哼。若是小姐看的上你,那是你的造化。給你,把名字簽上,手印按上。”福相冷笑一聲,嘲弄了富貴一句,遞給了富貴一張黃布。

  富貴想想文琳公主清冷的眼睛,輕松就把自己玩弄與鼓掌的韜略,暗暗泄氣。你個老匹夫,敢算計我。接過來一看,效忠書!再看內容,果然是要自己效忠與十八皇子,還發了賭誓,若是翻悔,不得好死。我靠!富貴心離罵了一句。抬頭見福相面色陰沉的看著自己,眼神冷酷,針尖一般刺著自己。大有自己若翻悔,就一掌劈死的架勢。

  富貴無奈簽上自己名字,按上了手印,扔回給了福相,被抽了筋似的軟在炕上。“我能傳授你的已經都傳授于你,日后的成就如何全在自己。也算是咱家的一點補償吧。不過,有了功夫,日后在宮里倒也方便行動。記住,咱家會監視與你。”

  “知道。”富貴失了魂魄般一動不動。福相心里暗嘆一聲,誰想趟這趟渾水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說吧,消失在屋里。

  富貴魂游天地良久,方才給自己打氣,那不是有一個美的冒泡的美女天天在眼前嘛?雖然有些冷淡,有些看不上自己,但畢竟還是個美女不是,聊勝于無吧。富貴勉強讓自己有些斗志。恍恍惚惚睡了過去。不久就一頭冷汗的醒來,回想夢里的血光之災,**冷颼颼的,一摸涼粘沾手,跑馬了?富貴更加起疑,哪有跑馬做這等怪夢的。心里對要面對之事更加反感。

  富貴做了個如此怪異的夢,出了身臭汗,就再也無法合上眼,一閉上眼就想起自己要面對的事情,一想起要面對的事情,心里就一陣陣發毛。又想到福相逼自己寫那要命的效忠書,那簡直就是給自己上枷鎖。越想心里越是混亂,就索性起床,來到了庭院。

  抬頭望天,月亮如水,朗照大地,清風徐徐,觸體清涼,富貴不禁長出口氣,心里也為之一松,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自己何必容忍滋擾,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自己有什么好怕的。

  富貴仰天一聲長嘯,驚起大片棲息子樹的飛鳥,嘯罷,心里更爽,暗暗笑罵道:“我看你們是無人可用了,否則哪里就非逼我這樣一個不清不愿,還對你們不衷心的人。呵呵,既然這樣,那以后就有你們受得了。”

  ……………………

  天還是亮了,福相過來安排道:“今天你可能要受點罪,咱家必須把你趕出御膳房。到時候自由人收留你。”

  富貴撇撇嘴,有人?不就是一娘們嗎?都混到這個份上了,還有什么好說的,無所謂的翻翻白眼。反正一切都有人安排好了,自己只需要執行就行。

  這時候,每天都進行的送膳工作開始了。

  從外面就進來一位小姑娘,青布衣衫,小臉有些蒼白,稚氣未脫的臉上,滿是戒懼之色,見個太監都停下行禮,最后進了御膳房里。一開口,弱弱的聲音富貴費了半天勁才聽明白,原來是冷宮里的小丫頭,給說是一個失寵的妃子犯了風寒體虛之癥,來尋點補身子的湯喝。

  富貴回頭問道:“哎,第一刀,有沒有這個規矩?”

  那被叫做第一刀的,自然就是御膳房里的第一把刀,聞言遲疑道:“原來是沒有這個規矩的,但有些失寵的妃子不知道使的什么法子,可以送些銀錢,咱們也不能太過分是不是,就給過她們。只是這個小宮女……”第一刀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這個小宮女既沒有錢,也無勢,更五相好的太監,那就不好賭眾人的口了,這里那么多執事太監,都勢力著呢。

  富貴有些郁悶,回頭看了眼弱不禁風的小姑娘,心里莫名一嘆,算了,就冒次險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一擺手道:“就給她弄一些。小姑娘怪可憐的。”

  第一刀自然答應,有富貴頂著,他怕什么。那小姑娘一聽說,噗通跪地道:“多謝公公,小青一生都記得公公大恩大德,來生一定接草銜環以報!”

  富貴一聽,一愣,挺有文采的啊。“起來起來,哪里就這么嚴重,一碗湯而已。”富貴雖有些奇怪,但也不好直接問人家。

  不料小姑娘蒼白的臉上,突然爆發出勃勃英氣,清晰道:“在公公看來不值一提,但對于奴婢確實活命的大事,受人一飯之恩,當以性命相還!”聲音清晰凜冽,竟是不容置疑。

  富貴也是凜然,沉聲道:“好。咱家記下了。”

  小姑娘臉上立刻紅暈一片,卻不是羞澀,反而是激動和開心,終于遇到了一個不做作,對自己真心實意的人了。若富貴再推遲,那就是對她的侮辱,輕視與她。她雖然身份低微,卻是性情高潔,是個靈性女子。富貴不禁看著小宮女漸漸消失的背影發呆。

  “公公想不想知道她是何來路?”第一刀做好了湯,見富貴仍舊是魂不守舍,凝望人家背影,上前嘀咕道。

  “什么來路?”富貴正想知道是什么樣的人,可以培育出如此出色的侍女。如果來的是文琳公主的侍女,那自然不需猜測驚異。但就是一個失寵的妃子,仍舊可以讓自己的侍女保持如此風范,按該是何等樣人啊?富貴不禁有些向往?

  “那是魚妃娘娘的侍女,后宮曾經名噪一時的才人。因一首詩而被圣上寵幸,得封為妃,但最后卻因為嫉妒誣陷當今狐妃娘娘,說她是魔門妖女。被皇上一怒之下打進了冷宮,就此再無出頭之日。”第一刀聲音幽幽的述說著,仿佛說的是再平常不過的一件事,不過,托是仔細觀其眼睛,定會發現里面閃爍的冷光,顯然對于帝王的冷酷薄幸,也是十分寒心。

  “住口!擅論皇家私事,該當何罪!”小路子終于抓到了搬到富貴的機會,頓時蹦了出來,冷笑的看著富貴和第一刀。富貴和第一刀同時臉色一變,未曾想到這個小路子竟用此等罪名構陷自己,胸脯頓時山巒起伏,氣喘吁吁,雙手死死的抓在一起。

  富貴卻是有恃無恐,忽然道:“是嗎?大爺還調戲宮女呢。對了,就是剛才出去的那個冷宮里的侍女冷月。你能怎么著?咬我?”那囂張的樣子,讓小路子氣炸了肺,氣急攻心,小路子顫巍巍的指著富貴,半天擠出一句,“有種你等著咱家!”說罷氣哼哼的摔袖而去。顯然是找福相告狀去了。

  富貴不屑的嗤笑一聲,回頭笑道,:“方才說到哪兒了。記起來了,說她誣陷當今狐妃娘娘?那我沒興趣知道。我就想知道那是首什么詩,你知道不?”

  第一刀本來有些恐懼害怕,但見富貴如此輕松鎮定,豪情頓生,哈哈一笑道:“那事小的正好記得。我這就念來給你聽。”說罷,第一刀面色陡然,有些悲傷,有些癡情,有些迷茫。低沉舒緩道。

  醉別千扈不浣愁,離腸百結解無由;

  蕙蘭銷歇歸在圃,楊柳東西伴客舟。

  聚散已悲云不定,思情須學水長流;

  有花時節知難遇,來肯懨懨醉玉樓。

  富貴果然點頭叫好,雖然他不太懂這些女子凄凄慘慘,相思成淚的詩句,但那清冽的詩句還是聽著,心里一陣悸動。就隨口叫好,若要他評價一番,他卻不想說,感覺中國的詩句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說出來就失其美妙,失其韻味,失其精神。所以,只有叫好,只能叫好。

  第一刀叫富貴識貨,懂得欣賞,心里有些歡喜,他雖是個廚子,但從小卻是一個愛詩之人但因家里窮困,上不起私塾,更請不起老師,無奈就去學了廚子。但他畢竟是一個聰慧靈明之人,廚藝也是突飛猛進,登堂入室,終于被皇帝欽點了天下第一廚。但他卻無法忘記自己的夢想,閑暇時候,仍舊自吟自唱。所以這魚妃的詩一經傳出,他就已爛熟于胸。

  “但她被打入冷宮的真像卻是因為另一首詩,這幾乎就成了宮里的禁詩。”第一刀面色有些凄然,并不看富貴,而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富貴正想譏諷他害怕了,卻聽他低沉的聲音響起:

  羞日遮羅袖,愁春懶起妝;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

  枕上潛垂淚,花間暗斷腸;

  自能窺宋玉,何必恨王昌。

  富貴有些愕然,他當年上學時雜書可是沒少讀,自然明白這樣的詩意味著什么,在這絕對男權的社會,一個女子寫出此詩,可是逆天行為,那將需要多大的勇氣,又要受到怎樣的傷害方才惹得奇情才女自暴自棄。富貴不愿想下去。有人也不想讓他想下去了。

  啦啦,轟隆隆的雜亂腳步聲,告示著富貴他的災禍到了。“公公您聽聽,他們都做些什么?不但妄意皇家私事,更是勾引冷宮侍女,學那菜戶之事。此等敗壞我御膳房名聲之人,留之何用?奴婢實在無法再容忍如此奴才繼續禍害下去,請公公將其逐出御膳房。否則……否則奴婢將無顏在存留下去。”噗通一聲,小路子跪倒在了福相腳下,四肢接地,額頭深垂。

猜你喜歡

  1. 校園小說
  2. 重生小說
  3. 輕松爽文小說
  4. 修仙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