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錦時迷途愛未晚

更新時間:2019-06-01 14:22:43

錦時迷途愛未晚 連載中

錦時迷途愛未晚

來源:掌讀520作者:葉蓁分類:都市主角:寧希程錦時

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錦時迷途愛未晚》的小說,這本小說是作者葉蓁寫的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比較不錯,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我人生最難堪的時刻,是在我爸和小三的婚禮上。我闖入那個人的生活,也是在他們的婚禮上。從此,天崩地裂,而我只求能和他白頭到老。他說,我們結婚吧。我說,好。早就喜歡上的人,我怎么說得出拒絕的話。他說,寧希,我們之間不談愛。在這場無愛的婚姻里,能守著他,也是好的。他說,我們離婚吧。我說,好。四年婚姻一朝走到盡頭,我心死如灰,只愿此生不復相見。后來,他又說,“小希,嫁給我。”我毫無波瀾,“程總,我想,我們之間除了合作,沒別的可以談。”他圈住我的腰身,“你確定?那個熊孩子,剛才喊我爸爸!”...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傳來有人說話的聲音,我沒能聽清。

我握著的那雙手的主人似乎不耐煩,從我手里抽了出去,然后,我只覺得身上一涼,好像有人在脫我的衣服。

我下意識的抗拒,想要掙開眼睛,眼皮卻厚重得無法掀開,只能低聲呢喃,“不要……”

那道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別動,你發燒了,我能對你干什么?”

原來還是他,我放心的睡了過去。

過了許久,床的另一側好像微微下陷,我被圈進一個懷抱,渾身都暖和了起來。

次日清晨,我揉著眼睛從床上坐起來,看著身側空蕩蕩的位置,分不清昨晚是夢還是現實。

“叩叩叩。”

房門被敲響,何姨推門進來,“寧小姐,早餐準備好了。”

“好的。”我想了想,還是沒忍住,狀似不經意的問道:“昨晚有人來過我房間嗎?”

何姨神色不太自然,“我來過,你把空調開成了冷氣,半夜有點低燒,我給你物理降溫了。”

我點頭,笑著道:“原來是這樣,大晚上的麻煩你了。”

她又客氣了兩句,才轉身出去。

看著她離開,我的笑容一點點斂下。

我昨天那么久才睡著,如果是錯開成冷氣,自己怎么會沒有察覺。

看來,以后連睡覺都要防著點了。

我洗漱一番后,下樓吃早餐。

時間還早,程錦時也沒出門,正坐在餐桌前用餐,右手邊放著只剩小半杯的現煮咖啡。

他以前有這個習慣,但是他胃不太好,我們結婚后,我就不讓他空腹時喝咖啡了。

“你胃……”

話剛出口,我連忙打住,他掀眸朝我看來,“什么?”

我搖了搖頭,“沒什么。”

我暗自告誡自己,我們已經離婚了,輪不到我關心他,我這次回來的目的,也不是和他復婚。

而且,用了四年去飛蛾撲火就夠了,不能再重蹈覆轍。

我昨晚沒吃飯,此刻饑腸轆轆,坐下就埋頭吃了起來。

我最近比以前挑食了很多,一邊喝粥,一邊想著今天要給自己做點什么合胃口的來吃。

程錦時吃完早餐,剛起身準備出門,宋佳敏就穿著睡衣從樓上下來,撲進他的懷里,旁若無人的撒嬌,“今晚能不能回家吃飯?”

程錦時扶住她的肩膀,帶著笑意低聲哄著,“我今晚有事,忙完才能回來陪你。”

宋佳敏不悅地看著他,但眼波似水,輕聲嗔怪,“你只想著工作!那你要早點回來,一忙完就回來。”

程錦時好脾氣的答應了,宋佳敏挑釁似的看了我一眼,得意得像打了一場勝仗。

我視若無睹的喝完剩下的牛奶,站起來,拿起剛才隨手放在沙發上的包包,出門。

我沿著馬路邊走出小區大門,等了好一會兒都沒攔到空的出租車。

我低頭拿出手機,打算叫網約車時,一輛卡宴停在了我面前,車窗降落,露出程錦時那張棱角分明的臉,聲音無波無瀾,“去哪?”

我收起手機,“去醫院產檢。”

他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方向盤,“上車。”

春寒料峭,我也不想繼續在冷風中等車,上車后平靜道:“謝謝。”

若是以往,我可能想,他是不是關心什么的。

可是,剛剛我才目睹了他和宋佳敏的情深意濃,又怎么會再自作多情。

他的好脾氣,估計都用在了宋佳敏一個人身上。

一路上,我們沒有再多說一句話,狹小的空間中,氣氛愈發沉悶。

我看著窗外,思緒很亂,再回過神來,車子已經駛入醫院大門。

我的心口像是被人抓著一點點收緊,媽媽去世那天的場景陡然浮現在眼前,我扭頭看向程錦時,“換家醫院吧。”

他蹙起眉頭,“為什么?”

看來,他還不知道我媽媽去世的事。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推開車門下車,我抬手壓住內眼角,把眼淚逼回去,才不疾不徐道:“因為,我媽媽就是在這里去世的。”

他搭在方向盤上的手猛地收緊,似是不敢置信,嗓音是壓抑的低沉,又有點急切,“你說什么?什么時候的事?”

我看著他這幅反應,覺得有意思極了。

我媽媽去世的時候,我和他還沒有離婚,可是,他只關心他的兒子和宋佳敏,連自己的岳母去世,都不知道。

現在,竟然好像很在乎的樣子。

我嘲諷的勾唇,聲音頗淡,“我們離婚的那一天,是我媽媽下葬的日子。錦時,是你親自教會了我,什么叫絕望。”

喪母之痛還未過去,我的丈夫就一通電話打過來提離婚。

一夕之間,我失去所有。

倘若是以前,我不會和他說這些,而是自己默默承受。

但現在不一樣,因為我知道了,自己咽下所有心酸,苦苦煎熬的人,都是傻子。

比如,以前的我。

他的指關節泛白,幽深的黑眸中,有些許歉意,“上車吧,我們換家醫院。”

我往后退了一步,淡聲道:“不必了,總要面對的。”

說罷,我不再等他說話,轉身就走進醫院。

做完產檢,我心思一動,決定去醫院保安部看一下我媽媽去世那天的監控。

雖然匿名照已經確定了不是合成的,但冷靜下來,還是覺得事情有些蹊蹺,要是能看到監控,就再好不過了。

不料,保安部告訴我,醫院的監控會定期清空,四個月前的早就沒有了。

我只好去住院部,找護士問問當天的事情,可是時間太久了,住院部又每天人來人往,她們也不記得。

我不由嘆了口氣,看時間還早,就打電話約周雪珂一起出來喝下午茶。

她得知我還在南城,開心得不行,見面后,我把留下來的原因,從頭到尾告訴她。

雪珂一聽,放下手中的甜品叉,震驚道:“那你現在知道發照片給你的人是誰嗎?”

我攪動著玻璃杯中的果汁,很茫然的搖頭,“不知道,我打過電話,那個號碼一直關機。”

我把認識的人都想了個遍,也猜不到是誰。

但我隱隱感覺,那個人應該不只是單純的發照片給我,背后的動機估計不簡單。

雪珂用餐巾紙擦了下嘴角,“那把號碼發給我吧,我找人替你查查。”

我笑了下,“我就是這么想的,現在就發給你。”

我們又聊了好一會兒,才結賬離開,她不放心我一個人打車,一定要親自送我回家。

一路上車流不息,堵在紅路燈路口時,她忽然問,“你有沒有想過,也許你婆婆出現在病房,只是個巧合?”

我撐著太陽穴靠在車窗上,心緒復雜,“我冷靜后也不是沒想過,可是真的太巧了,她剛好在那天出現,剛好拿了瓶藥給我媽,而我媽,剛好在她離開后沒多久,吞服安眠藥自殺。”

所有的巧合都碰在一起,我都無法告訴自己,這只是巧合。

雪珂也覺得太過可疑,只是勸道:“先把事情弄清楚吧,你不要太沖動了,現在應該把肚子里的孩子放在第一位。”

我心事重重的應了一聲,下了車,又心不在焉的走到家門前輸密碼。

滴——

開門提示聲令我回神,原來密碼還沒換?

我愣了一下,進門換了拖鞋,準備徑直回房間,結果,剛走到樓梯口,就被人叫住。

猜你喜歡

  1. 奇幻小說
  2. 穿越種田小說
  3. 女強小說
  4. 歡喜冤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