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重生 > 重生之逍遙小司命

更新時間:2019-06-01 14:47:45

重生之逍遙小司命 連載中

重生之逍遙小司命

來源:有書閣作者:澤被蒼生分類:重生主角:陳晨唐菲菲

《重生之逍遙小司命》由澤被蒼生傾心創作的一本重生風格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陳晨唐菲菲,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重生花都,腳踩二代,手攬美嬌娘……...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是了是了,我在仙界時不曾浸染過月光,所以自然不能修煉《九幽太上訣》,現在到了凡間可以沐浴月華汲取天地大道!”

提到《九幽太上訣》陳晨難掩激動之情,當年他在仙界時曾以一氣化三清之術分出九道身外身代他行走世間。這一走便是數百年,待到九身歸為已經是百年前的事了,那時陳晨便開始閉關,直到一年前著稱這本他的心血之作《九幽太上訣》。

《九幽太上訣》初成的時候整個仙界都降下霞光祥瑞,真龍顯化,種種跡象都表明這是一本絕世無雙的圣典。可是讓陳晨難以接受的是,他所創的經書根本就不能修煉!

“我原本以為這樣的神術是不該存在于世間,現在看來只要我真身一日不下凡,永遠也練不成這《九幽太上訣》。”

陳晨暢然道:“或許這就是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得此一緣。”

九幽是為天界的對立處,地府最深的地方,而太上意味至高無上,上下兩極皆窮盡,這就是《九幽太上訣》!

《九幽太上訣》構筑了一個不同于世間所有的修行體系,除了陳晨還從未有人嘗試過的一條新路。其內共有九個境界,分別為登臺、化塵、歸墟、道華、天顯、圣人、至尊、造物主、太上!

登臺境至歸墟境皆分為初期、中期、大成。后六個境界皆如登樓有九層之分,九層之上便是下一個境界。

“地球上靈氣匱乏,修士近乎絕跡,唯獨這攬天月華無人可用。”

向來腳踩日月的陳晨,從來沒有這樣感到這星空月華是如此的親切,只要他耐下性子修煉,遲早有一天會重返天上天,拿回屬于自己的一切。

“呼”

許久之后陳晨吐出一口濁氣,眸子清亮的起身,他的根基很差,要想踏入登臺境還有一段距離。

“小晨,你大半夜不睡覺跑外面干什么,小心著涼。”

李小愛不知什么時候走出屋外,體貼的為陳晨披上一件衣裳,還以為陳晨被白天發生的事嚇到了,慈愛的摸摸陳晨的頭發。

“哎呀,你怎么出了一身的汗啊,是不是生病了?”

不仔細看還不知道,此時的陳晨渾身像是被人澆了水一般濕嗒嗒的,額頭的汗珠聚在一起滴答落下。

陳晨這才注意到這點,忙不迭擦掉額頭的汗,笑著寬慰道:“我剛做了幾個俯臥撐,鍛煉來著。”說罷還又“哼哼哈哈”幾聲,這才打消母親的疑慮。

“汲取月華果真耗費心力,不過總算是補上了施展《逆龍訣》的反噬,照這樣下去,用不了一個月,劉家父子便再也不敢為難他母子二人了。”

看著陳晨清秀的臉龐還傻乎乎的笑著,李小愛有些心酸,如果沒有那場車禍,一切都不會是現在這樣。吃苦對她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是她不想陳晨也跟著她吃一輩子苦。

“媽,您放心,我好了,我真的好了。從今以后沒人再敢欺負咱們娘兒倆,這個家里以后有我這個當兒子的幫你扛著。”

似乎是看穿母親的心酸,陳晨拍拍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證。若是大司命,他一輩子也說不出這樣的話,可是現在的大司命叫做陳晨,他從那個無父無母的孤兒變成了李小愛心中的乖兒子了。

“臭小子,怎么還學人家煽情,趕緊睡吧。”

李小愛抹掉眼角的淚水,開心的說不出話來,頓時覺得所有的苦難都值了。而她也愿意相信,那個聰明懂事的陳晨,真的回來了。

翌日清晨,趁著母親還沒起床陳晨就早早疊好了被子,順手給李小愛做了一頓雖然簡樸但是很香甜的早餐。

到了教室門口正要推門而進,突然聽到一道尖銳的聲音響起。

“各位,上次月考的成績出來了,咱們班是尖子班中平均成績最差的一個班。這一切,都要歸功于我們無私的陳晨同學!他以49的成績不僅成功衛冕年級倒數第一的寶座,又成功的拖了咱們班的后腿!”

“為了不影響大家的前途,所以我希望大家能聯名上書,請求學校給陳晨同學換一個睡覺的環境!如果大家都同意,就請舉手,我統計一下人數。”

看著教室中高高舉起的手,陳晨的心中有些不快。他雖然荒廢了一年,可是一年前同學們可是當他比老師還親,碰到不會的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而他也從沒有擺過架子,知無不言卻換來這樣的局面。

“放屁!張甚我勸你不要太過分,這三班可不是你家開的,想讓誰走誰就走!”

這時一道暴怒的人影“啪”的重重一拍桌子,呵斥道:“一個個落井下石的小人,陳晨當初是怎么對你們的你們這就忘了?陳晨可從沒有嫌棄過你們學習差吧,要不是陳晨出了車禍,你們有誰能看到他的尾燈,人家哪一次考試不是高你們這些所謂的尖子生三五十分?”

替陳晨抱不平的壯碩少年正是陳晨的同桌,也是他的發小白易。盛怒的白易撈起椅子對著班長張甚“哐”的一聲砸了過去。若非張甚躲得快,只怕腦袋上少不了多幾個血窟窿。

“我還沒說你呢,白易,你知道什么叫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么,不對,你倆是兩顆。咱們班去掉你跟陳晨大神的成績是五個尖子班中的第二,班上除了你倆哪個不是在好好學習,可是提升的再多,也不及你倆拖后腿的能力。”

班上同學開始竊竊私語起來,其中不乏以鄙視的目光偷瞟白易的人,原本安靜的教室霎時間熱鬧了起來。見狀張甚更得意了,高一那年他被陳晨壓了整整一年的仇終于報了!

“三班又不是跟你一樣的牲口,還有前后腿之分?”

正在眾人討論的興起之時,陳晨從容的推開門走進教室。就在這一剎那,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方才還忙于討論陳晨二人斑斑劣跡的眾位同學皆是一怔,紛紛看向門口那道人影。

多么熟悉的目光,多得是鄙夷不齒,多得是幸災樂禍,他們的目光都讓陳晨感到惡心。

“鬼鬼祟祟的不是什么好東西,我說陳晨,你就沒有一點羞恥心么?以你的成績,只能待在放牛班十七班,三班可容不下你這尊大神。”

張甚冷笑著看了一眼陳晨,他的話尖酸刻薄,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強烈的敵意。陳晨完全無視張甚的挑釁,反倒是自顧自的回到了座位上。

他的眼神淡漠不迫,有一種不言而喻的鎮靜。說是震驚也不準備,更應該是蔑視,無視,像是一尊高高在上的君王,世間種種都不能擾亂他的心思。

張甚頓時沉不住氣了,他被陳晨的眼神刺痛,這讓他又想到高一時那個每次考試都高自己十幾分的少年,還是那個少年,還是那個眼神,可是卻多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我在跟你說話,陳晨,這里不適合你,所以,你還是滾出去吧!”

仿佛用盡全身的力氣一般,張甚幾乎歇斯底里的咆哮著,似乎是要將先前的怨氣一吐為快。隨著張甚高漲的大喊,班上同學也紛紛響應起來,頓時掀起一陣浪潮。

“滾出去,滾出去。”

“滾出去,滾出去。”

一浪高過一浪的呼聲頓時讓陳晨怔住了,他可沒想到這群人敢明目張膽的對他這樣。這下白易忍不住了,只見他一腳踹翻眼前的桌椅,又跨出一大步宛如跨欄一般,一步便到了張甚跟前。

“就**的話多,就**的愛起哄,非要老子把四三的鞋印在你三八的臉上是吧?”

白易一向貫徹能動手就絕不嗶嗶的原則,只聽“啪”的一聲,這個身高一米八五,體重直上一百七的壯漢毫不做作的脫下AJ球鞋在張甚的臉上抽打起來。

“啪啪啪”

無情的抽打聲頓時回蕩在教室中,這時班里再沒人敢吱一聲了,一眾好學生都被嚇得縮在板凳上,連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的。

一連抽了七八下白易這才戀戀不舍的停手,穿上自己的球鞋。陳晨見狀不妙對著白易使了個眼色,白易頓時心領神會,“噗通”一聲躺在地上哀嚎起來:“哎呦喂,有沒有人管啊,班長打人了!”

“都鬧夠了沒有?你們拿教室當菜市場了是吧,像樣子嗎?整個樓道都是你們的聲音,丟不丟人!”

白易剛躺下就見一道暴怒的人影“嘭”的一腳踹開教室門,別的同學都嘴角抽搐著,好奇白易前腳剛打張甚打的飛起,下一秒就躺在地上裝死。聽到這道冰冷的聲音,頓時明了,是班主任彥玉嬌來了!

猜你喜歡

  1. 現代小說
  2. 靈異小說
  3. 寵婚小說
  4. 仙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