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凌少寵妻108式

更新時間:2019-06-12 13:46:14

凌少寵妻108式 連載中

凌少寵妻108式

來源:微小寶作者:時來孕轉分類:言情主角:夏末凌亦琛

主角叫夏末凌亦琛的小說叫做《凌少寵妻108式》,是作者時來孕轉所編寫的總裁豪門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十八歲,正上高三的夏末,因父親炒股欠了高利貸一百多萬,給人做了代孕媽媽。五夜的歡愛,終于懷上了孩子,她從此就被安置 在一處小獨樓里,她斷絕了外界的一切聯系,只想著安心的養胎,可是當孩子長到四個月,會胎動的時候,夏末忽然不舍得了,于是她決定帶著孩子不管不顧的逃跑……...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一會兒把窗簾拉上吧,那個窗簾很擋光。”夏末指了指窗戶。

“好。”吳媽依然把窗簾拉嚴,然后看著夏末在床上躺好了,才給她蓋上一床薄被,溫聲的提醒道:“試著讓自己放松,要不然受傷的總是你。”

“嗯。”夏末點了點頭,可還是忍不住的緊張。

吳媽離開后,只有她一個人的房間,安靜的出奇,連窗外不時響起的風聲,都能讓她不禁顫抖。

她就跟一個等待行刑的犯人似的,膽顫心驚的躺在那。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房門口傳來了“噠”的一聲響,讓躺在床上的夏末不由的瞪大了眼睛,眼罩的下面便透進來了一點點的光亮。

但光亮一閃而過,接下來的,就是無盡的黑暗,她忙又緊緊的閉上了眼睛。

她能感覺得到,那個男人停在了床邊,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應該是在脫衣服。

接著床的另一邊一沉,她身上的被子被掀開,她就被人拎著腿,拽了過去。

她咬著下唇,不讓自己叫出聲。

男人的有力的大手扯開了她的上衣,毫不憐惜的將她壓在了身下,動作跟昨天她看的片子里的一樣,難道他也看了那部片子?

夏末還在懷疑間,男人已經把她的褲子也給扯了下來,抬起她的腿,直接就一貫到底。

“啊——”那尖銳的疼痛,讓夏末忍不住尖叫出聲。

她伸手想推開身上的男人,“你放開我!”

“別忘了,你是為了什么!”男人的聲音冰冷刺骨,“你為了錢,就得給我挺著!”

夏末所有的聲音頓時戛然而止,無力的放棄了所有的反抗。

男人不管不顧的在她的身上做著機械的動作,沒有一絲的感情,如同對待玩偶似的,將她擺成不同的姿勢,狠絕而冷厲的把對妻子的不滿,對戀人的愧疚,都統統的發泄到了她的身上。

次日,夏末再起床的時候,渾身比前一日疼痛更甚,特別是下面,竟然連腿都合不攏。

她自艾自憐的在床上躺了半日,直到中午吳媽推門進來,夏末才從床上坐了起來。

“給你送早飯時,你還沒醒。”吳媽解釋道。

“先放那吧!”夏末的聲音沙啞的厲害,頭發亂糟糟的,衣服扣子也被扯掉了兩顆,眼睛紅腫的象桃子,就像被人強暴了似的。

先生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粗暴?

看的吳媽心里大驚,面上卻不敢顯露分毫。

她又給送進來了一壺湯以后,才跟還坐在床上的夏末,說道:“身體要緊,先起床吃點東西吧,我一會兒來幫你按按,身子也許能舒服點。”

“謝謝,我沒事。”夏末有些艱難的下了床,看了眼在旁邊想扶自己的吳媽,道:“我真的沒事,您幫您的去吧。”

吳媽猶豫了一下,還是退了出去。

夏末放了滿滿一浴缸的熱水,脫去衣服,看著月匈前的青青紫紫,不怕燙的坐了進去。

一直到水溫漸涼,她才從浴缸中出來,擦掉身上的水珠,換上了一套新的家居服。

吃飯,坐在飄窗上看藍天白云,然后喝著補湯,再接著看藍天白云,看夕陽西下,接著吃飯,看月亮升起……

吳媽站在一樓的客廳跟陸宛如正說著話。

“早晨我一進去,嚇了我一跳,那頭發就好象跟人打架,讓人給拽了似的,小臉瘦的只有那么一小條,那眼睛腫的跟桃子似的。”吳媽一邊說,一邊用手比量著,“連衣服都給扯壞了!”

“是嗎?”陸宛如一臉的難以置信,接著神色一暗,道:“他這是在怪我呢!”

“先生是了便宜,夫人才是受了委屈的,他有什么可怪的?”吳媽現在對先生可是極度的不滿。

“他在怪我擋了他心上人的路呢。”陸宛如溫柔的臉上閃過一絲淡淡的冷笑,“有我在一天,她就休想光明正大的進凌家的門!”

“對,讓她就永遠去做那上不得臺面的小三兒!”吳媽同仇敵愾的握了握拳頭,“也就先生把她當成塊寶!”

“能蒙蔽人的雙眼的,除了仇恨,還有愛情。”陸宛如輕聲說完,就轉身跟吳媽說道:“讓廚房給夏末多做點好吃的,再問問她,有沒有想看的書,或者想聽的歌?她還是個孩子呢,好好的待她吧!”

“吳媽知道,我今天已經給她送了三次湯了,”吳媽道:“今天晚了,明天我再去勸勸她。”

“嗯。”陸宛如抬手在起了霧氣的落地床上,寫下了“18”,“多好的年紀,我現在竟然想不起來我十八歲的時候,是什么樣子的了。”

“夫人十八歲時,可是咱們D市首屈一指的名媛千金,多少好男兒天天守在咱們陸府門前,只為能遠遠的看您一眼。”

吳媽那自豪的神情,引的陸宛如臉露笑意,好象自己真的回到了十八歲似的,連白皙的臉頰上,都難得的帶上了一絲紅暈。

“我怎么不知道,咱們家門口,還天天有人在等著?”

“您當然不知道了,”吳媽看著面前自己從小照顧到大的小姐,心里柔柔的疼惜,“吳媽那時天天出去取牛奶和報紙,他們總圍著問:陸小姐在嗎?陸小姐今天出去嗎?陸小姐今天去不去畫畫?有一次,他們幾個還差點沒打起來呢。”

“是嗎?”陸宛如好笑的問道:“你當時怎么不跟我說呢?我也好去見見,萬一其中有好的呢?”

“他們當中還真有一個出色的,往那一站,就跟明星似的,可帶派了,我都引不住多看幾眼。”吳媽說著,好象又看到了當年的樣子似的,臉上的皺紋都象菊花似的綻開了,“我當時就想著,小姐要是跟這個小伙子站在一起,一定特般配,可是我當年怕老太爺,害怕他知道我跟你說了這件事情的話,會對于施家法,就一直不敢跟你說,現在想來,還不如跟你說了呢……”

吳媽說到這里話音一頓,但陸宛如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

如果自己當年有喜歡的人了,也就不會非得嫁進凌家了,也就不會跟凌亦琛過著這樣半死不活的日子啦。

吳媽看見陸宛如情緒低落了,就補救的看著窗外,說道:“夫人,外面下雪——”

吳媽話音未落,就跟活見鬼了似的,瞪著眼睛看向了窗外。

陸宛如也忙回頭也看向了窗外。

在大雪紛飛中,高大的凌亦琛親密的挽著一個嬌弱的女子,正一步步的走向她們……

猜你喜歡

  1. 豪門小說
  2. 驚悚懸疑小說
  3. 冤家小說
  4. 游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