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以我之名

更新時間:2019-06-13 17:38:20

以我之名 連載中

以我之名

來源:快閱聯盟作者:我喜歡富婆分類:都市主角:唐誠

主人公叫唐誠的小說是《以我之名》,它的作者是我喜歡富婆傾心創作的一本職場風云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唐誠大學畢業后,找不到好工作,唐誠姑姑的一個同學,是柳河縣城關鎮的黨委書記,姑姑和姑父請了這位城關鎮黨委書記馬玉婷赴宴,和馬玉婷說了說唐誠的情況,馬玉婷說:“現如今國家行政機關進人,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正式公務員手續,我一時辦不了。要是過來給鎮政府當個臨時工,這很容易辦到。”...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孟朝師和馬玉婷趕到了市委小禮堂,三區八縣,縣級里面一共二十個人,其中一個縣只來了一個副縣長,還有秦北市城建局的局長和副局長,三十個人的會議規模。主持會議的是秦北市市長秦暮秋,他說:“柳書記臨時有事,去省里匯報工作了,原來定的是柳書記給大家做講話,布置任務,現在就有我做講話了。”然后他轉身對一旁的市委副書記尚鐵軍說:“尚書記,我講的不到位的,再有你做補充。”尚鐵軍干笑了兩聲,說:“秦市長謙虛。”

秦市長開始講話,宣布會議開始,坐在右邊的是尚鐵軍,坐在他左邊的是副市長黃斌。

會議中心議題就是:每個縣,包括市政府,今年都要新增兩條街。改善民生,加大城市基礎設施投資。

會議期間,馬玉婷的手機震動了,是妹妹打來的,馬玉婷給妹妹發過去了信息:我在市里開會,唐誠的事情已解決。是扣留二十四小時。

馬玉倩在柳河縣財政局呢,看到了姐姐發回來的信息,她很高興,證明自己的姐姐還是很有能量的,并沒有完全讓郝家給壓倒。

秦北市建設會議開到中午十一點就散會了。

中午就餐安排在秦北市第一招待所,也叫國紅賓館。

秦市長說:“今天來的都是我們市三區八縣的主要領導人和分管副縣長,市里為了表示一下心意,參加會議的人全部安排到國紅賓館就餐,由市城建局請大家吃飯。我中午另有安排,就不陪大家了。由尚副書記陪大家吃飯。”

尚鐵軍和秦暮秋素來不和,兩人勢同水火,有著直接的利害關系。尚鐵軍是市委書記柳雪梅的人,尚鐵軍根本就不服秦暮秋領導,所以尚鐵軍馬上說到:“我中午省林業廳的領導需要應酬,我也不能陪大家吃飯了,就由黃斌副市長陪大家吃飯吧!”

秦暮秋看了一眼尚鐵軍,尚鐵軍的眼睛看著別處。

尚鐵軍可以不聽市長的,但是副市長黃斌必須聽。

黃副市長就沒有辦法了,他只好出面陪著與會的同志吃飯。

參加會議的分坐了五個包房,馬玉婷和孟朝師坐在一起,司機和秘書都在大廳另行就餐,孟朝師舉起酒杯和在座的同仁表示完之后,把酒杯對向了身邊的馬玉婷說:“玉婷啊,我們也喝兩杯。”

馬玉婷莞爾一笑說:“書記,我們都是一個縣的,我們兩個就不要喝了吧!”

孟朝師說:“不,就是因為我們都是柳河縣的,也要喝兩杯,我都聽說了,說你馬玉婷是柳河縣四大名喝之一,人也漂亮,酒量也大,今天無論如何,我也要見識一下。”

馬玉婷是能喝酒,要不然也會官運亨通,坐到今天的位置上,見到孟朝師這樣說,也就端起酒杯,和孟朝師喝了兩個,一兩的杯子,兩個就是二兩。

和孟朝師喝完,鄰縣的幾位領導同志也要敬馬玉婷兩杯酒,說:“馬副縣長,我們也敬馬副縣長兩杯酒,算是認識了。”

因為今天參加會議的都是縣里的一把手和分管城市建設的副縣長,所以,都誤會馬玉婷是副縣長了,一句“馬副縣長”叫的馬玉婷心里怪舒服的,美滋滋的,她真是有這個想法和愿望,她急忙更正說:“我不是副縣長,我只是我們柳河縣城關鎮的黨委書記。”

“那也離副縣長只是一步之遙了,這縣委書記孟朝師同志在呢,你這個副縣長只是時間的問題了。”大家都恭維著馬玉婷,孟朝師也在一邊含笑應承著。

馬玉婷高興,也就來者不拒,很快,七兩酒就進肚了。

要是單單這七兩酒,也不至于馬玉婷醉成那樣,讓那個可惡的孟朝師沾便宜,這個時候,分管秦北市城建局的黃斌副市長和市城建局局長曹加濤舉著酒杯,副局長馮孟端著五糧液的酒瓶子,過來這個房間里讓酒。

這也是必要的禮節。

酒桌上的大家都站起來,黃斌副市長苦笑了一下說:“你看,柳書記去省城了,秦市長工作忙,尚副書記也工作忙,只有我這副市長清閑,所以才被派來陪大家喝杯酒,大家一定盡興,給我這個副市長面子啊!”

大家共同舉杯又喝了兩個。

酒喝完了,黃副市長看見馬玉婷了,問道:“怎么這兒還有一位漂亮的女士啊?這是那個縣委書記帶來的秘書啊!這可是違反規定的,秘書一律大廳就餐,女秘書更不能在這里就餐。”

孟朝師急忙解釋說:“黃市長,她不是秘書,他是我們柳河縣的城關黨委書記,今天是頂替副縣長過來參加會議的。”

原來是這樣,黃斌笑了,看著馬玉婷酒后的面孔,嬌艷如花,春風滿面。

黃副市長笑呵呵的把酒杯舉到馬玉婷的面前,說:“既然是柳河縣的城關黨委書記,那距離副縣長也只是半步之遙了,好好干,我看憑馬書記的長相和能力,日后提拔為副縣級領導干部,是囊中取物易如反掌啊!今天,我們兩個單獨喝兩杯。”

其實,這一刻,馬玉婷已經是極盡所能了,酒不能再喝了,酒量大,但是擱不住酒多啊。

馬玉婷推辭說:“不行了,領導,我不能再喝了。”

黃副市長隨即臉色一變,有點急速轉陰的表情,說:“怎么!嫌我副市長的官小啊,有點看不起我這個副市長,我可告訴你,我是這次城市建設會議內容的實施者和結果落實督查者,你不能不給我這個面子啊!”

孟朝師急忙說:“是啊,黃市長是分管市城建系統的,那也是一方大員,是我們的領導,玉婷,你就再喝兩杯吧!”

無奈,馬玉婷就又陪著喝了兩杯。

馬玉婷喝完了,黃斌拍了拍馬玉婷的肩膀說:“這才是好樣的,以后,到了市里,盡管來找我,你的大名馬玉婷,我是記住了。”

馬玉婷嘴里都有點含混不清了,說:“好,好的,我也記住黃,黃市長了。”

酒席散后,會議也結束了,按照時間安排,應該坐車回柳河縣了,可是,時間尚早,才中午兩點鐘,孟朝師對司機和秘書安排說:“這樣吧,我和馬書記中午都用了點酒,現在就不馬上回去了,找一個酒店,午休一下,醒醒酒,再回去。”

張秘書就在秦北市振興大街東首找了一家賓館,包了兩個房間,定了三個小時,午休一下。

孟朝師就攙扶著馬玉婷進了這家賓館的二樓套房。

司機在車里對張秘書說:“張秘,我們兩個怎么辦啊?領導人去午休了,我們不能只在車里等吧!”

張秘說:“我們也不能太委屈了自己,我們兩個就近再找一家小旅館吧!我們也午休一下。”

孟朝師把馬玉婷攙扶到席夢思床上,馬玉婷渾身一點勁也沒有了,像散了架的豆角秧,軟綿綿的躺在床上。

一番親密之后,兩人身體得到了放松,酒勁也減去了不少。

馬玉婷回到了柳河縣,已經是黃昏時分,馬玉婷就和孟朝師分開了。司機先是把孟朝師送回家,然后再送馬玉婷回家。

回到家,馬玉婷給唐誠打手機,問唐誠從派出所里走出來了嗎?

唐誠回答說:“吳所長剛才對我講了,中央臺的新聞聯播一開始,就讓我回去。”

馬玉婷說:“那就好,我也累了,也就不管你了,你明天早上還是老時間來接我。”

吳所長對唐誠還是客氣的,允許唐誠在派出所里隨意走動,還允許打電話,就是不能在二十四小時之內走出派出所,這也叫警示教育。

晚上,新聞聯播一開始,唐誠就走出了城關派出所的大門,都這個時間了,唐誠想了想,這么晚了,再回去單位開車也沒有意思,就想著步行回家。

可是,唐誠剛走出派出所的大門,迎面就看見不遠處停著一輛女式電瓶車,電瓶車旁邊還站著一個姑娘,這姑娘,唐誠定眼一看,還認識,就是因為她,唐誠才進的派出所,這位姑娘正是馬玉婷的妹妹馬玉倩。

馬玉倩已經知道了唐誠這個時間走出派出所,所以,專程騎著電瓶車過來接唐誠的,唐誠是為了自己才進的派出所,于情于理,馬玉倩都覺得有點愧欠唐誠,再說了,唐誠的表現,很像一個男子漢,很有范,這一點,讓馬玉倩很敬佩。

唐誠看到了馬玉倩,有點意外,問道:“玉倩,你怎么來了?”

馬玉倩說:“我過來接你啊!我沒有機動車,就騎著電瓶車來了,你不要嫌棄啊!”

唐誠說:“怎么會呢!玉倩。你能來接我,這已經讓我很感動了。”

馬玉倩就指著電瓶車,說:“上來吧,我送你回家。”

唐誠說:“不用,我一個人走回去就行。”

馬玉倩說:“還是上來吧,晚上我請你吃飯,你在派出所里這一天,一定被餓著了,我請你吃大餐,你好好的補充一下營養。”

唐誠推辭了幾句,馬玉倩說:“你是因為我的事才和那個郝元沛打的架,也算為我出了口氣,我想,他姓郝的不敢再到我的樓下胡攪蠻纏了,就因為這個,我請你吃頓飯,也是應該的。”

唐誠推辭不過,就上了馬玉倩的電瓶車,兩人趕到了柳河縣東關街,一個叫清荷香的小餐廳,找了一個單間,馬玉倩把菜單遞給唐誠說:“看看吧,想吃什么,就點什么!本姑娘請客。”

唐誠也不客氣,的確在派出所里的兩頓飯,把這個唐誠餓壞了,早餐和午飯,都沒有怎么吃,唐誠點到:蘑菇燉雞,紅燒排骨,清汆丸子,紅燜雞翅。

全是肉菜,馬玉倩笑了,說:“最后再給我來一個西紅柿炒雞蛋吧!”

馬玉倩笑微微的表情,讓唐誠看到眼里,心里一陣的溫暖,這個小妮子,難怪那個縣委副書記的兒子會看上,長的就是挺好看的,兩只小虎牙,一笑就顯出來,右邊臉龐上,仔細看,還有一個淡淡的酒窩,不很深,但是很圓潤。

今天,馬玉倩穿著一件淡紅色的上衣,下身穿一條藕荷色長布條的裙子,青春靚麗,素雅大方。

可能是剛剛洗了頭,秀發攏在而后,用一個發卡束著,自然,清新,美麗,純潔,真的給人感覺就像春天田野里,剛剛發芽的小草,那么的沁人心脾。

猜你喜歡

  1. 青春小說
  2. 娛樂圈小說
  3. 江湖恩怨小說
  4. 游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