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總裁的童養媳:交替的婚禮

更新時間:2019-06-14 14:02:22

總裁的童養媳:交替的婚禮 已完結

總裁的童養媳:交替的婚禮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沒心沒肺分類:言情主角:張政曾玲

《總裁的童養媳:交替的婚禮》是沒心沒肺所編寫的現情類小說,本小說的主角張政曾玲,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曾玲隱忍著不笑出聲,她三年沒見張家父母,沒想到再次見到時,他們竟會替她說話。看來她這么多年的女兒也沒白做!“張政一會兒就回來,你什么都別管,交給我。”張戰喝著茶,平靜地說著。...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張政失了資格還想將她栓在身邊,憑什么她曾玲就要乖乖做那個‘小三’?

服務員送來餐點,三個人也同樣靜靜的吃著,末了張東宇接過一個電話,就將曾玲扔給張政,自己先走了。

“我送你回去。”張政起身,替曾玲拿過包包,還挺紳士。

“不用了張總,你這么忙,我認得路,可以自己回去。”曾玲伸手抓住自己的包包,抬眼盯著他,態度不冷亦不熱。

“我說了送你回去。”張政霸道地扯過包包,看一眼曾玲,往前面走去。

曾玲在后面翻翻白眼,反正她包包里的錢也是他張政給的,遲早他會還給自己,現在不拿也沒關系。

出了餐廳,看到張政上車,曾玲攔下出租車,徑直坐進去,關上門。

張政看一眼曾玲,手握緊大叫一聲“該死的女人”,又匆匆下車,卻看到出租車已揚長而去。

曾玲回頭,看到張政立在門邊,回眸時眼里閃過一絲報復的快意。抬著下巴望向窗外,小時候的種種劃過腦海,一絲甜蜜和苦澀在她的眼里交錯著,眼睛閃閃發光。

用微信付過錢,曾玲拉開車門出去,望一眼后面,沒看到張政的車,眼里透過點點失落,再次揚起頭時,臉上被淡漠取代。

李湛龍正好從里面走出來,看到曾玲,露出欣喜地目光,沖到她身邊。

“小玲!”

曾玲淡淡點頭,直直往里面走。

李湛龍捉住她的手腕,質問道,“不是說要好好處處的?怎么?我不在你的考慮范圍內?”

曾玲側頭靜靜注視著他,這個男人到底是有多死腦筋?這世上難道沒有女人了么?一個二手貨真的值得他那么執著么?

“去哪?”曾玲嘆息著,看到李湛龍認真嚴肅的樣子,軟了下來。

“去百花園吧。”李湛龍興奮地說著,拉著曾玲往自己的車子邊走。

曾玲知道這百花園,聽說是一年前有個傻子為了自己心愛的女人建造的,因為那個女人說喜歡花,但因為沒有自由無法到處游走、觀賞,所以那個男人就為她建了個百花園,把世界各地有名的花全弄到了B市,讓百花園一年四季都能百花盛開。

坐進車里,曾玲覺得那個女人就算沒有自由也是幸福快樂的,至少有個男人肯為她做到如此地步,反觀她自己,在一個又一個牢籠里徘徊,想要的卻沒人能夠給得了。而她自己,再怎么樣掙扎,再怎么樣逃離,結果一切都還是只能回到原點。

來百花園游玩的人還真是不少!小孩、老人、年輕人、情侶無論什么樣的人,似乎對美好的事物沒什么免疫力。

曾玲靜靜站在門口,這個地方,是第二次對外正式開放,難怪會有這么多人前來觀賞?緩步走進去,曾玲舉著胸前的相機,撲捉著比花更美好的畫面。

一個男人的身影被定格在畫面里,上身淺藍色襯衫,下身灰白的休閑褲,身高大概接近一米八,正站在開得燦爛的太陽花叢中,高高的鼻梁上有一滴晶瑩的汗珠在陽光下發著光,微濕的襯衫貼在堅實的身上,充滿野性,還有種禁忌的美感!

曾玲靜靜看著畫面上的人,抬眼時,張政已經站到她身邊,揚了揚手里的包包。

“看上去我們還心有靈犀!”

“酸什么酸?是李湛龍讓我來的。”曾玲抓過自己的包包提在手上,回身看一眼后面,李湛龍這個呆子,停個車也要半天。

張政原本和顏悅色的臉上,聽到李湛龍這個名字,表情瞬間變了樣,一把抓過曾玲往前面走。

一個身影從后面快速跑過來,再次扯過曾玲!

曾玲望著眼前早不出現晚不出現的李湛龍,恨得牙癢癢,揉揉自己可憐的手腕,徑直穿過他們,往前面走。

“是不是跟誰都可以,除了我?”

聽到后面微怒的質問聲,曾玲淡然地轉身,直視著張政,“你有資格質問我么?你什么時候是我的了?”

張政無言以對,看著曾玲背轉身,一步一步往后退著。

曾玲停留兩秒,一步一步向前行。兩個人的距離越來越遠,中間出現的人一波又一波,只有李湛龍未曾變過,并且與曾玲越來越近。

原本這里的一切曾玲都非常喜歡,可再次映入她眼簾時,這一切又失了顏色,看不出它該有的絢爛。

兩個人站在十多米開外的位置,同時停下腳步。曾玲以為張政已經走了,才回轉身,看到在人群里靜靜站立的男人,那一抹玩味冷酷的笑臉,深深刺痛著她的心。

李湛龍安靜地陪在曾玲身邊,目送著張政得意地離開,青筋一根一根爬上他的手。

“傻的人明明就是你,曾玲!”

耳朵邊突然響起來的咆哮聲,震耳欲聾!曾玲掏掏自己的耳朵,眼里閃過一絲怨毒,“我從來沒說過自己聰明!”

李湛龍啞然盯著她,慌亂地搖頭,緊緊抱住曾玲,“我不是那個意思!”

“給一巴掌,賞一顆甜棗,有意思么李湛龍?”曾玲用力推開他,

“我說過的吧,是我犯賤,你不用陪著。”

“我”李湛龍痛苦懊惱著,伸出手想要觸碰這個滿身是刺的女人,卻發現他的手上滿是莖刺。

“沒有愛,哪里來的恨?”曾玲淡淡說著,張著嘴大笑著,然后舉起相機,對著自己扭曲的面容咔嚓咔嚓連連拍著。

李湛龍既害怕又緊張,終是上前再次緊緊抱住曾玲。

“你要上刀山,還是要下火海,或是要找個人墊背,我都陪著你。”

綿綿情話變成刺青深深烙印在曾玲心尖上,這個男人真是明明在懸崖邊上卻還要往下跳的人,可能除了她曾玲,也只有一個李湛龍了。

“回吧,這里的一切已經失了顏色。”曾玲平靜地轉身,花兒開得再燦爛,失了色彩的人,怎么看都分辯不出它的美麗?

李湛龍看著前面一步一步緩緩而行的女人,眼里劃過深深的恨意。

重新坐回車里,一路上兩個人再無半點話語可說。再次將車停在別墅門前,曾玲拉開車門,下車,不曾回頭看一眼,慢慢走進自己的牢籠里。

一進門便看到張政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曾玲喚了聲“哥哥”,往樓上走。

張政揉揉自己太陽穴,這一聲‘哥哥’,是要把他們之間的關系畫在一個圈里,彼此禁錮!李湛龍的動作已經越來越大,看來他也不能再猶豫不決,是時候做決定了。

拿起電話,張政的眼里全是堅定,下達命令后,一個人靜靜靠在沙發背上,望著天花板。

曾玲冷眼看著樓下的人,張家的勢力到底是打算向國外伸出魔爪了!而她呢?是注定逃不開張家這個牢籠的!

回到自己的房間,坐在梳妝臺前,曾玲伸手劃過自己的臉,這張臉如果被劃上地圖,會是什么樣呢?猙獰地大笑著,曾玲放聲哭泣著,[猙獰大笑又放聲哭泣是怎么做到的?]壓在心口的恨與愛,這一生怕是無法開口述說了,可是為什么偏偏是她呢?就因為窮么?現在都什么年代了,童養媳這樣的身份是不是從某種程度上看來都已經失了效呢?

曾玲拿過相機,翻看著里面自己拍的照片,當目光落在張政那張側顏上時,輕輕勾起嘴角,一抹嘲諷在臉上蕩漾開。

打開電腦,曾玲在網上搜索著一些關于童養媳的信息,讓她驚訝地瞪大了眼。敲門聲響起,她趕緊關掉電腦,回頭注視著門口。

張政邪魅冷酷的臉上,帶著一絲張狂,進門后直接鎖了門。

“喲,這還大白天呢,前任金主,現任哥哥,你這是要怎么著?連晚上都忍不了了么?干嘛不去找你的未來金主夫人呢?”曾玲冷笑著,站起身,緩緩靠近張政。

“你現在還是我的,別忘了!”張政冷冷地說著,抱起曾玲往床邊走去。

兩個人在床上翻滾著,曾玲閉上眼,“這一次,是我心甘情愿的,不需要金主付款!”

張政的動作停滯幾秒,輕輕“嗯”著,變得溫柔起來。

猜你喜歡

  1. 未來小說
  2. 仙俠小說
  3. 穿越種田小說
  4. 青春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