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偏執深情

更新時間:2019-06-18 09:24:07

偏執深情 連載中

偏執深情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沫之茜茜分類:言情主角:陸焰蘇淺

獨家小說《偏執深情》是沫之茜茜所編寫的現情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陸焰蘇淺,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蘇淺寒假的時候勤工儉學,去教一個高中的學弟,進行一對一的教學。學生乖巧聽話又懂事,從不與她惹是生非。蘇淺信心十足對他說:“放心,你不懂的,以后我會慢慢教你!”...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下著雨,花園里的車矢菊開得正艷。

蘇淺蹲在草地邊,伸出小手碰了碰,唇邊露出甜甜的笑意。

蘇知禮正在跟一個女人攀談。

離得遠,看不太真切,只覺得那個女人氣質高貴,談吐間,有種凌厲的氣勢。

蘇淺隱隱約約聽爸爸稱呼那個女人“汪董。”

“小朋友幾歲了?”

澆花的老阿伯放下手中的工具,沖她笑得和藹可親。

蘇淺眨眨眼睛,乖巧地回答:“10歲。”

老阿伯點點頭,笑著說了句:“跟阿焰年紀相仿。”

“阿焰?”

她歪頭看著他,疑惑出聲。

老阿伯但笑不語,轉而問她:“喜歡花嗎?”

蘇淺看了他一眼,依依不舍地摸了摸花瓣,怯生生地點點頭,“喜歡的。”

可惜,爸爸從來不讓她種植這些東西,也許是因為媽媽喜歡植物,所以爸爸才越發對這些令他觸景生情的東西深惡痛絕。

“后園里種了很多薔薇,喜歡的話,阿伯可以帶你去看看。”

“可是爸爸他說……”

她咬咬嘴唇,明媚的眼睛暗了下去。

爸爸囑咐她不準亂跑,讓她乖乖地在原地等待,如果她不照做的話,也許又會挨打。

可是,她好心動,好想去瞧瞧。

像是看出了她的糾結,老阿伯善解人意地鼓勵她:“別擔心,花園很近,很快就能回來,如果你爸爸問起來,阿伯會幫你。”

她糾結了片刻,終于鼓起勇氣,點點頭應了。

果然如老阿伯所言,后園的面積比之前廳,大了何止幾倍,種滿了各色各樣的花卉。

蘇淺興奮地穿梭在花叢間。

老阿伯點頭微笑,囑咐了她幾句,便離開了。

雖然很喜歡這些花,可她沒摘一朵,太過美好的東西,她總是留不住,既然留不住,不如從一開始就不過多期待。

能夠徜徉在花海間,短暫的幸福已經讓她受寵若驚。

別墅區很偏僻,盡管是白天,因為人跡罕至,依舊顯得寂寥陰森。

小小的人在花叢間穿梭,她今天穿了一件小紅裙,在一片綠意盎然下,尤為醒目。

一只蝴蝶吸引了她的目光,也許是玩得盡興,蘇淺忘了今夕何夕,追著蝴蝶。

后院的小門敞開著,蘇淺沒留意,一路追著蝴蝶,漸漸的,離花園越來越遠。

別墅區旁邊就是新開發的公園,因為別墅區分期開發,一墻之隔便是建筑工地,公園也未曾修葺完善,不時見到工程車進進出出。

蝴蝶飛入花叢中,漸漸失去了蹤影,蘇淺跑得急,停下來大口喘息。

灌木叢高大,將她完全遮掩,一陣涼風過,蘇淺這才發現自己不知身處何處。

舉目四望,稠密的灌木叢像是張牙舞爪的怪獸,隨著風輕輕搖曳。

她有些害怕,四處張望,想要找找出路。

正在這時,聽到不遠處傳來兩個男人的對話。

聲音很低,像是刻意捏著嗓子。

蘇淺屏住呼吸。

男人陰測測地笑道:“汪家的孩子?”

“噓,小聲點。”

另一個男聲慌忙制止他,“你瘋了!”

“沒事兒,這邊這么荒涼,不會有人發現。”

蘇淺悄悄撥開葉子,兩個男人背對著她,點了根煙,悠哉悠哉地吐著煙圈。

草地上躺著一個男孩子,約莫八九歲的樣子,他穿了套很是講究的小西服,白色襯衫領口別了枚領結,蘇淺只在電視里見過這種裝扮,一時有些好奇。

“你先看好他,我去方便。”

“你就地解決不就行了?這個時候你還在講究什么?”

“你懂什么,老子要上大號,就地解決個屁,你有手紙嗎?”

“……那、你快去快回,丁哥,老實說,我有點怕。”

“怕什么?汪家那么有錢,不要白不要,你想想自己的媳婦兒為啥跟人跑了?還不是嫌你窮?”

男人語重心長地跟他交待一番,末了,他抖了抖身子,“不行了,我先解決去了。”

蘇淺在學校里,時常聽老師提及“人販子”這幾個字,她雖然不太懂,但也知道這兩個奇怪的叔叔大約不是什么好人。她嚇得腿腳發軟,一時間沒忍住,后退了幾步。

男人聽到響動,左顧右盼,低喝:“誰?”

蘇淺嚇得拔腿就跑。

她人小腿短,沒跑幾步,就被男人從后頭捉住,因為太過害怕,以至于發不出聲音。

男人也怕她大喊大叫,大手掩住了她的口鼻。

蘇淺腳下懸空,雙手又被挾制,發不出聲音,只能嗚咽著。

眼淚也在同時,飆了出來。

“老實點。”

男人手勁很大,蘇淺被掐的好疼。

他的手捂得很嚴實,密不透風,蘇淺只覺得自己的呼吸漸漸不暢,胸口也悶得不行。

就在她快要窒息時,男人突然發出一聲慘叫,與此同時,也松開了對她的挾制。

蘇淺跌到在地。

就見男人雙膝跪地,雙手捂住襠部,臉上的表情既猙獰又慘烈。

蘇淺駭然地張大雙眸,這才發現,剛才一直處于昏迷狀態的男孩子站在男人身后。

剛才沒能瞧清楚,這會兒離得近,看清楚他的長相,蘇淺只覺得他長得實在是漂亮。

精致得像是商店的櫥窗里陳列的娃娃。

男孩子的視線從男人身上一掃而過,爾后,落在了她身上。

興許是還未完全清醒,黑漆漆的眼睛里霧氣騰騰,沒有驚恐也沒有慌張,平靜無波。

男人緩過勁兒,惱羞成怒地怒罵:“小兔崽子,你找死——啊——”

男孩子一拳揮過去,男人的臉被打歪至一旁,男人還沒回神,就見男孩子從地上搬起一塊石頭,朝男人的后腦勺砸去。

猝不及防地遭受重擊,男人只覺得頭暈目眩,眼前也像是有無數顆小星星在飛舞。

蘇淺呆若木雞地望著他,就見他隨手丟了石塊,居高臨下地望著鬼哭狼嚎的男人,臉上依舊沒什么表情,像是一只沒有生命的木偶。

趁著男人抱頭哀鳴時,男孩子淡淡看了她一眼,輕飄飄地吐出一個字:“走。”

她跟在他身后,繞來繞去,兜兜轉轉,沒能走出公園,反而到了一片廢棄的工地。

“……你是不是迷路了?”

一路上想問無數遍的問題,但是瞧見男孩子冷漠的表情,蘇淺實在不敢吱聲。

可是,不問,她不知道自個兒還要跟著他在這片區域轉幾圈。

他不搭腔。

蘇淺小小聲提醒:“那個……這條路,我們剛剛……好像走過。”

她認得這塊石頭,上頭刻著幾個鮮紅的大字“寧靜致遠”,她絕對不會記錯。

他腳下一頓,回頭看她。

蘇淺跟著停下來,雙眸水汪汪地瞪著他,充滿了期待。

等了半晌,他才淡淡說:“是么?”

蘇淺:“……”

這兒實在偏僻,走了這么大會兒,連個鬼影都沒瞧見。

蘇淺心下膽怯,不禁跟得緊了些,素白的手指也不自覺地去拽他的衣角。

男孩子好像很討厭別人靠近他,見她緊緊攥著自己的衣角,他冷漠地注視著她,蘇淺被他的眼神嚇到了,委屈巴巴地松開,吸了吸鼻頭,強忍著眼淚。

天色漸漸暗了下去,走了很久,還是沒能找到出路,好像一直在這個區域兜圈圈。

蘇淺雙腿像是灌了鉛一樣,整個人都虛脫了。

驀地,聽到了人聲。

蘇淺精神一震,喜出望外,激動地抱著他的胳膊,“有人來了——唔——”

“噓。”

被他捂住了嘴巴。

蘇淺茫然地瞪著他。

“真特么沒用!連個小孩兒都看不住。”

“丁哥,那小兔崽子可機靈了,您瞧我這腦袋都被他砸出了包。”

“廢話少說,你確定你剛才看見他們進了這里?沒有眼花?”

“我用我的這條命擔保。”

“滾犢子,你的命值個屁。”

男人嘿嘿直笑。

腳步聲越來越近,蘇淺就連呼吸都慢了幾拍,這里很空曠,一覽無余,根本不適宜躲避,如果被抓住了……

她一著急,雙腿就發軟,忍不住往他身邊靠了靠。

他皺了皺眉,倒是沒推開她。

一束光猝不及防地照了過來,光線太過刺眼,蘇淺下意識地就閉上了雙眼,緊接著聽到男人不懷好意的冷笑,“兩只小老鼠,你們想躲到哪里去?快到叔叔這邊來,叔叔給你糖吃喲。”

蘇淺牙關咯咯作響,余光掃了一眼男孩子,他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淡漠,蘇淺心一慌,抓住了他的手指。

他的表情很是冷淡,手指卻很溫暖,令人貪戀,不想放手。

察覺到她在顫抖,他默默地盯著她看了幾秒,然后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男孩子往后掃了一眼,身后有一口礦井,上頭鋪著綠色的臺布,可能不常有人過來,警戒線已經斷開,經過風吹雨淋,顯得發白陳舊。

腳步聲還在逼近,就在蘇淺陷入絕望之際,聽到男孩子清清淺淺的聲音:“跳嗎?”

猜你喜歡

  1. 異世小說
  2. 豪門小說
  3. 總裁小說
  4. 情有獨鐘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斯诺克最新消息丁俊晖